©BarafundleBay | Powered by LOFTER

【楚留香】沧江一梦 【四】

  • 香秩瓶

陆无香给了胡铁花一个盒子,和苏蓉蓉给他的一模一样。

胡铁花已经不明白楚留香到底想让他干什么了。

胡铁花会想,幸好楚留香是下落不明,而不是真的死了。如果楚留香真的死了,那胡铁花自己的麻烦也不会少一些的。

况且这些麻烦中还要加上楚留香带给自己的。

胡铁花睡不着了。

他坐起来,走到桌边给自己倒了一杯茶,喝茶的时候顺手打开了盒子。

一个白瓷瓶子,大红的塞子。

胡铁花这次打开了塞子,凑到鼻子下闻了闻,脸色一下变得精彩万分。若是楚留香在这里,那么他一定会哈哈大笑起来。

这里面的确是救命的东西。

却不是丹药不是金疮药。

是酒。

一小白瓷瓶子的酒。

胡铁花记得曾经对楚留香说过,“如果我死的时候,身边能有一口酒,那么我死也满足了。”

怪不得陆无香说瓶子的时候神色那么怪异。可是楚留香给他留一小瓶酒做什么?

胡铁花又拿起来闻了闻,却觉得这不像是自己喝过的任何一种酒,这酒的确香醇,但是胡铁花直觉能感觉到一些不同,究竟是什么,他也说不上来。

他还记得陆无香告诉他,必须要危急关头才能用。所以他又塞回塞子,将瓶子翻了过来。

可是这次瓶底什么也没有了。

胡铁花有些无奈,又有些气馁。但是他想道,既然老臭虫给我留下这两样东西,那么他一定是觉得我用得上,不如明天回去,先进行自己的计划,再将这两个东西拿去给姬冰雁看看,说不定姬冰雁知道什么。

胡铁花这么想着,已是准备上床好好休息一下了,敲门声却响了起来。

敲门声三长两短。

这已是深夜。

胡铁花面色一下变得很难看,江湖里一般不会这么敲门,这样敲门一般预示着住在房间里的人将会有什么三长两短,但是门外人不负责。

“谁?”胡铁花语气很不好。

“胡大侠,是我。”竟然是陆无香的声音。“胡大侠,我知道半夜打扰很不好,但是香帅曾经嘱咐我,若是胡大侠留了下来,必定要我在半夜的时候叫你起来送你走。”

胡铁花很是惊讶,打开了门,“他真的这么说的?”

陆无香面色有些焦急,看到了胡铁花开门,急急忙忙说道,“是的,请胡大侠相信我。香帅曾对我有恩,我是万万不敢骗胡大侠的。”

“好,”胡铁花点点头,转身进去拿包裹,“我们走吧。”

陆无香却有些惊讶了,却没有多说什么,“胡大侠,我带你从后门走。不会惊动任何人,马我也备好了。”

“恩,”胡铁花随着陆无香悄无声息的走着,“他还说过什么没有?”

“香帅就交代了这些,似乎有急事,就急急忙忙的走了。”陆无香想了想,“我那天一听到……一听到……香帅他……我就知道……胡大侠……你……”

“他不会死的,”胡铁花一摆手,“等我找到他以后一定还来你这里喝一坛竹叶青。”

陆无香不说话了。

他是个聪明人,他知道什么时候该闭嘴。但是闭嘴的同时他很钦佩胡铁花和楚留香的交情,楚留香留下的话,胡铁花竟然丝毫不怀疑就照做,而楚留香的死讯明明已经传了满江湖,可是胡铁花还是执意要找到他。

这是何等的信任和信心。

 

胡铁花骑马连夜出城去了。

陆无香回到他自己的屋子里,却发现多了一个人。

 

后来胡铁花听到宝香斋一夜大火,烧尽了所有的东西。没有人看到陆无香是否逃了出来。

陆无香从此消失在了江湖的视线里。

 

“我要出去一趟,”男人的声音低低的很温柔,“三天之后就回来。”

“你去哪里?”女人声音有些慵懒,“莫不是找其他女人去?”

“我想起了一件我忘记做的事情,”男人笑了起来,“这天下醋坛子都被你打翻了。”

“什么时候回来?”

“三天之后,我刚刚说过。”

“那么我给你四天可好?去宝香斋带一盒香粉回来罢。”女人似乎是躺在床上翻了一个身,“你知道我喜欢的味道。”

“好。”

 

“你的鼻子要是是好的就好了。”女人这么说着,打开了香粉的盖子,“那么你该知道,栀子花的味道是很舒服的味道。”

“我鼻子有时灵,有时不灵。”男人笑意盈盈,“我能闻到我想闻到的味道。”

“今晚,”女人慢慢的说着,话里也带着笑意,“我们就能成为名正言顺的夫妻。”

“你穿上大红衣服一定好看,只可惜……”

“只可惜什么?”

男人话锋一转,“我倒是希望这里多一些彩色就好了。”

女人明白了,“只要有你在,何尝又不是彩色的?”

 

大红帐暖,两个人对着月光拜了天地,又冲着高山拜了父母,对拜的时候两个人心里已是心意相通。

交杯酒,和,交杯的手。

男人用挑杆挑起女人的盖头,只见烛光下女人的姿容,虽有一些大病的倦容,但是用世界上最华丽的词来形容也形容不得。

月亮渐渐隐到了阴影中去。

蜡烛越燃越短,两个人却在大红的帐幔下身心交合,充满着温暖。

这世界上,有什么能比洞房更美好了呢?

可是那大红帐幔下的两人渐渐不动了。

有一些红色从床边流了出来。

女人的啜泣声和男人低沉的喘息声交杂在大红帐幔下,带着一丝诡异的浪漫。

 

 胡铁花回到楚留香的船上已是晨曦微亮。他站在甲板上极目远望可以看到海上已有早起的船家的船晃悠悠的往海里走去打渔。

胡铁花便没有再打算睡一觉,他于是转身进了船舱。

可是楚留香的摇椅上已经坐了一个人。

胡铁花看得出来,是一个女人,但是楚留香的椅子是谁也不能坐的,他看见了,还没有问话,便往前一掠,伸手准备抓起来人。

正好女人转过头来,冲着胡铁花微微一笑,胡铁花一惊,手生生的在空中停了一下,他人翻了一个身,落在地上跄踉了一步站好,大叫道,“金灵芝!你怎么在这里?”

“你来得,我怎么就来不得?”金灵芝跳起来,胡铁花才看清她穿着一身大红,头上钗随步动,脸色却不太好,一双清眸含泪看着他,却又有几分怒气。

“这里……这里不是你来得的……的地方。”胡铁花被她这么一看,便显得有些局促。“你快回去罢……”

金灵芝“哼”了一声,“说白了吧!我是来找你的。我听说……听说……楚留香……”金灵芝说着,泪也慢慢流了下来,话锋却一转“我听说楚留香死了!就怕你想不开!我就……我就……”

胡铁花看着她,心里半是高兴半是伤感,高兴的是金灵芝竟然不辞辛苦的来这里只是为了找他,伤感的是,楚留香至今还是下落不明,于是不由得温柔了问道,“你家里人可知道你来这里了?”

“知道,知道”金灵芝抹了一把泪,“我听说你去找了慕容公子,于是我也急急忙忙去了,却正好同你错过。我猜你可能会去找姬冰雁,我又去找了他,他说你只住了一晚就走了,我猜你可能会来这里……香帅的船……天下也是都知道的……我来的时候……船上没人……所以……所以……”说到这里,金灵芝柳眉一竖,“你为什么见到我就大打出手?”

胡铁花叹了一口气,“你没有来过老臭虫这里,也怪你不知道,这把椅子是除了老臭虫,谁也不能坐的。这是他船上的规矩。现在船上的人都走了,自然没人告诉你。”

金灵芝不由好奇,“船上的人呢?”

胡铁花皱了皱眉头,又大声的叹了一口气,“哎……说实话,我也不知道。这船上本来有三个老臭虫的红颜知己的,我来的时候还碰到一个,但是她也不辞而别了。”说着,胡铁花道,“你来找我,看到我是好的了,你也可以走了。”

金灵芝听着,气愤道,“你!你!你要赶我走?!我辛辛苦苦找到你!你就没有什么表示吗?”

胡铁花看着她,“哎……这实在是,三言两语说不清……你尽快走罢!跟着我麻烦会很多的!我并不想……并不想……”

话还没有说完,金灵芝已经扑上来抱住了胡铁花,“不!我不走!我知道你打着什么算盘的!我既然找到了你,就不会在短时间内离开!除非你亲口说讨厌我,要我滚。”

胡铁花一僵道,“你……我……我讨厌你……你……你……”“滚”字却是怎么也说不出口了。

金灵芝半是欣慰半是忧伤的道,“你不就是要给楚留香报仇吗!你怕连累到我,所以想赶我走,怕我死对不对?但是我不怕死,我现在只想和你在一起。我也没有想过你要娶我。只是你什么也没有做过,你不知道怎么去报仇,你要一个人帮你打理帮你赚钱帮你找人。万福万寿园的资源很多,我可以帮到你。”

胡铁花听得一愣,不由得苦笑起来,心道“怪不得老臭虫总是叫我不要小瞧女人,女人有些时候真的能把男人吃得死死的。”

金灵芝等了半晌没有等到胡铁花的回应,抬起头来,正看到胡铁花低头看她,眼里都是无奈,“那你留下来罢。我记得张三是和你一起的?你也不要乱跑了,就让他一直呆在你身边。”

金灵芝这才真真正正的笑了起来,“张三在岸边,我让他晚上送我上来,今天晌午才来接我,所以等一会儿他应该就会来了。”


评论
热度(12)

一般吃无差的,写不无差的。


With @六个莓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