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rafundleBay | Powered by LOFTER

【楚留香】沧江一梦【三】

  • 【马蹄铃】

“你的朋友很多,可是我觉得你只有一个朋友。”女人的声音清清冷冷,陈述着一句她认知里的话。

“为什么?”男人的声音温和,有摄人心魄的温柔。

“你能够随随便便交托性命的,唯有一个人而已。”女人沉吟了一下,语气平平,“天下都知道你的命最贵,因为至今为止没有人能够杀得了你。但是我知道你的命只是为了需要的人留着。”

“我的命可以为了任何一个人留着。”男人带着笑意,“特别是你。”

“……”女人沉默了一下,似乎是在措辞,也有可能因为男人的话而羞赧了起来,最终女人却叹了一口气,“你这又是何必。”

 

在胡铁花还没有开始他准备的一切的时候,他仅仅只是向姬冰雁借了一笔钱,走的时候姬冰雁将胡铁花送到门前,“你要去哪里?”

“我要去一个能赚钱的地方,”胡铁花沉静的说道,“特别是一个能快速生钱的地方。”

姬冰雁点点头“好。”

胡铁花看了一眼姬冰雁,知道姬冰雁已经知道他要去哪里了,并且知道姬冰雁已经懂了他的意思。

胡铁花这个时候更能明白姬冰雁和楚留香之间的默契,现在连他胡铁花和姬冰雁也有了,这是不是因祸得福?

胡铁花转身上马,对姬冰雁挥挥手,“再见。”

姬冰雁没有说话,只是看着胡铁花骑马渐渐远去,转身进了门里,并且在从此以后的两个月里,都没有再出来过。

 

胡铁花自然是去了楚留香的船上。

楚留香漂亮的三桅杆的船还泊在原来的地方,胡铁花将马拴在码头上,飞身落在了甲板上,他故意弄了一点声响出来,想的是船上只要有人,那么便知道有人来了。

的确有人出来。

是苏蓉蓉。

苏蓉蓉看到是胡铁花,似乎有些吃惊,但是又似乎有些意料之中,“是你。”

胡铁花道,“我来找你们,看看你们是不是好的。”

“他是不是……是不是……”苏蓉蓉声音颤抖了起来,“你来……是不是……是不是因为……”

胡铁花盯着她,没有说话。他不需要回答,像苏蓉蓉那么聪明的女人,一瞬间就能明白。

果然,苏蓉蓉盯着胡铁花半晌,慢慢的流下泪来,但是却没有说什么,转身就进了船舱。

胡铁花跟了进去,见船舱内还是以前的老样子,只是觉得冷冷清清,他于是问道,“甜儿和红袖呢?”

苏蓉蓉本来已经走到下到下一层的楼梯口,听到问话,身子一僵,慢慢的答道,“走了。”

胡铁花一愣,正准备再问什么,可是苏蓉蓉已经走下去了,胡铁花站在船舱中间,看到了放在采光最好的地方的那个躺椅,慢慢的走了过去。

“老臭虫啊老臭虫,你有这么享受的地方,有这么美的女人,为什么还是要到处跑呢?”胡铁花摸着椅背,喃喃自语,“可是无论如何,你死或者没死,我都要找到你。”

“他不会喜欢的。”

苏蓉蓉不知什么时候又走了上来,听到胡铁花的话,本来止住了的泪又滑下来。胡铁花回身看她,她手里拿了一个木盒走过来,站在胡铁花的面前。

“这是他在两个月前给我的,”苏蓉蓉抚着盒子上的木纹,神色凄然,“说,若是你来了……就给你……说你看了……自然会明白。”

胡铁花接过盒子,苏蓉蓉却还在说。

“甜儿和红袖我怎么也劝不下,也由得她们去了。”苏蓉蓉盯着胡铁花手里的盒子“他回来过一次。给了她们一人一样东西,却……什么也没有给我……”

胡铁花看了一眼苏蓉蓉,曾经温柔善解人意的少女已经长得很大了,她对楚留香,和楚留香对她,终归是和别人不同的。

于是胡铁花叹了一口气,道,“他把我留给了你。他知道有这么一天,所以想到我是谁也不能劝回头的,所以把你留给我。”

苏蓉蓉抬眼认真的看了一眼胡铁花。

苏蓉蓉忽然从面前这个人的身上看到了依稀的楚留香的影子,或者说,他们本来就应该是很相像的,只是因为胡铁花从来不想与人认真的打交道,所以显得懒散和粗狂。

但是楚留香就是楚留香,胡铁花就是胡铁花,他们又是截然不同的两个人。

苏蓉蓉终于放声大哭,扑在了胡铁花的身上。

胡铁花一怔,抬起手来轻轻的抱住了苏蓉蓉。

 

“你是不是觉得无趣了?”女人问道。

“神仙眷侣的生活,况且还有美人。”男人笑了,“谁也不会觉得无趣的。”

“可是每天看的都是一样的景,一样的人。”

“我可以看苍松每日的成长,我可以看景色每日的不同。人,每日都是另一种的美,何来无趣厌倦?”

“你是属于江湖的,不是我一个人。”

“当我觉得能和一个人隐退的时候,我的身心已经不在江湖了,江湖还会有更多的人,前赴后继的来,他们都是属于江湖的,少我一个,并不觉得江湖变了。”

 

胡铁花晚上就睡在了船上,住的是客房。苏蓉蓉哭过之后也平静了许多,像她这样的女子,能伴在楚留香的身边,自然心思玲珑剔透,也许她已经决定好好的帮助胡铁花了,又或者也许她已经决定去找宋甜儿和李红袖了,胡铁花不知道,他想他明天早晨起来一定会知道。

他坐在床榻边,手里拿着楚留香留给他的盒子,他想不到里面是什么,唯一能想出来的就是,楚留香两个月前已经知道自己必死无疑。

既然必死无疑,还晚里面跳的,一定是楚留香。

胡铁花嘴角挂了一点嘲笑,打开了盒子。

打开盒子的一瞬间,他惊呆了。

盒子里面只有一个瓶子。

白色的瓷瓶,大红的塞子,胡铁花拿起来闻了闻,脸色一下变得惨白,却又摇摇头笑起来,带着七分无奈三分气愤,“楚留香啊楚留香,这就是你的意思?未免觉得我胡铁花太好打发了吧?”

瓶子里是楚留香的郁金香粉。

胡铁花竟然想不到楚留香只是要他帮他做一些好事,或者说,给胡铁花一个纪念而已。

但是胡铁花转念又一想,楚留香并不是这样的人。楚留香可以为了朋友出生入死,但是绝不喜欢朋友为了他而去冒险,那么楚留香留给他这个瓶子也绝不是让他继承他“盗帅”的事业,而是其他的意思。

胡铁花琢磨着,拿起瓶子细细的摩挲,发现瓶底有几个刻痕,他拿近一点来看,发现是三个字,三个他不太熟悉的字。

宝香斋!

他似乎想起楚留香之前遇上最怪异的那个爱情故事。

“借尸还魂”。

里面隐约有宝香斋的名字,胡铁花又一想,去宝香斋能做什么?只不过是一些卖胭脂水粉的地方。他胡铁花去了能做什么?

他眼前忽然一亮。

陆无香!

楚留香叫留香,他鼻子不行,但是却希望人家能够闻到他的郁金香味道。那么陆无香名叫无香,却是喜爱香味,凭香识人。

宝香斋的老板陆无香能够凭香识人,这是他的本领。

传说即使两个人用他店里的同一种香粉,他也能够分辨出两个人来,因为他认定每一个人身上都会有一股自己的香味,即使使用香粉,每个人的原来的味道都不会改变。

故去的“神鹰”有着过耳不忘的能力,那么陆无香就是过鼻不忘了。

可是楚留香是叫他去找陆无香吗?

难道楚留香的意思是他一定不会死,让他去找他吗?

还是说陆无香能为他找到那个凶手?

或者是真的如传说中说的,楚留香是林还玉杀死的?其实宝香斋指的是一个女人?

胡铁花只怕活到现在都没有这么复杂的想过一个问题,更别说这个问题是楚留香留下来的。

胡铁花打了一个哈欠,觉得自己有必要睡一觉,明日去一趟京城。

 

第二天胡铁花起来,在船上找了一圈,却没有找到人。

苏蓉蓉走了。

没有留下只言片语的走了。

胡铁花学着楚留香摸了摸鼻子,却想不通苏蓉蓉会去哪里,胡铁花突然有一种感觉,觉得他不会想知道苏蓉蓉去了哪里。

现在不想,以后更不想。

后来事实证明胡铁花的感觉是对的,用楚留香的话来说,简直对得可怕。

 

胡铁花一个人骑马去了京城。

他怀里还揣着姬冰雁给他的一些银票,但是他却不想买酒或者干其他什么事把它花光,因为胡铁花有了一个计划,他需要这些银票。

胡铁花在城门前下马的时候他诧异的想到了一件事。

他已经很久没有喝过酒了。

而今天,正好是距离传出楚留香死讯之后整整一个月。

二月份的温度并没有比一月份暖和多少,但是京城洋溢着一股即将要过年的热闹气息,胡铁花一人一马慢慢走进城的时候,显得十分的局外。

大家脸上都是笑意洋洋的,除了胡铁花。

大家身上都是干净明亮的颜色,除了胡铁花。

胡铁花脸色冰冷,穿着一身黑的棉袄,简直不像过年的,像是杀人的。

 

陆无香远远就看到了胡铁花走过来,他正在宝香斋的门前送走一位小姐,转过头就看到了胡铁花。

陆无香先是微微皱了皱眉头,随即他认出来了胡铁花。于是他站在门口等着胡铁花走过来,并招来店里一个小厮,低声嘱咐了几句,小厮转身进去了。

于是陆无香冲着胡铁花笑了笑,“胡大侠,可是来喝酒的?”

 

胡铁花其实也早就看到陆无香了。

陆无香一身青衫,身形颀长纤瘦,气质很清朗,面容却平平,仿佛转眼就忘。

胡铁花看到他的时候陆无香笑意盈盈的正在引一位顾客进门,神色不卑不吭,笑容也是恰到好处的温柔,令他平淡的面容莫名就多了几分吸引力。

所以胡铁花一下就知道,他就是陆无香。

 

“陆老板知道我要来?”

这时候陆无香和胡铁花已经坐到了宝香斋的二楼,陆无香给胡铁花面前摆了一坛上好的竹叶青,胡铁花看陆无香倒酒的时候,问道。

陆无香一笑,神色却有些可惜“香帅曾经嘱托过我,说胡铁花胡大侠会来找我。时机,到时候我就知道了。”

胡铁花默然,时机自然是楚留香死后。

要不然打死他也不会来这种地方。

“他还说了什么?”

“他让我给胡大侠准备一个瓶子,”陆无香道,“里面是……”

“郁金香粉?”胡铁花忍不住惊呼。

“并不是,”陆无香摇摇头,“里面是救命用的东西。”

胡铁花惊讶,“我竟不知道你这里除了卖香粉,还卖金疮药。”

陆无香又摇摇头,古怪的笑了起来“到时候胡大侠看了就知道了。香帅说,胡大侠必须要到了危急关头才能用。而且……”

胡铁花见陆无香顿住了,急忙问道,“而且什么?”

“香帅说,‘等你见到胡铁花的时候,他肯定已经很久没有喝过酒了,所以麻烦你为他准备一坛竹叶青,再准备一身衣服,我想他肯定愿意在你那里住一晚再走的。’”陆无香把楚留香的语气学了九成九,说完了之后他看着胡铁花,笑了。

胡铁花愣住了。心道,这老臭虫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他既然让我来这里,却只是为了拿一瓶药,在一个胭脂铺拿一瓶药本来就很奇怪,还要让他在胭脂铺住一晚。胡铁花伸手摸了摸鼻子,也笑了起来“那我只有恭敬不如从命了。”

 


评论(2)
热度(14)

一般吃无差的,写不无差的。


With @六个莓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