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rafundleBay | Powered by LOFTER

【楚留香】沧江一梦【二】

【镜花影】

林还玉听得清清楚楚胡铁花对慕容公子说的每一句话。

慕容带胡铁花来的时候就已经找了人来通知她。她熟悉幽居的每一个角落,正如她熟悉那个人的每一个动作。

林还玉躲在房间的后面,幽居的房间都是连在一起的,她站在隔壁的墙前,听到胡铁花问慕容公子“你为什么带我来看……”的时候,整个人都颤抖了起来。

她记得那一天的每一个细节。

即使她不记得,也有人强迫她记得。

 

林还玉是江湖中公认的美女,她不仅琴棋书画无一不精,而且性格是江湖公认的温柔善解人意。

一个女人,如果能天生丽质已经是难得,况且是一个生在显赫世家的女人。

只可惜江湖上所有的美女好像都要和楚留香有那么多多少少的关系,所以林还玉一直很期待能和楚留香见一面,就像在期待一个已经和她指腹为婚的丈夫一样。

林还玉见到楚留香的时候可以说正是她短短一生最辉煌的时候,当然有人会说她是因为遇到楚留香而辉煌,但是实际上是楚留香恰好赶在了那个时间上。

这么说是因为林还玉的病。

她生下来身体就不太好,长大以后更是疾病缠身。她遇见楚留香的时候,正是她病好得七七八八她以为能活到九十九的时候。

楚留香正巧出现在她的生命里,林还玉感激楚留香,并且在他们相处了一段时间以后爱上了楚留香。

谁能不爱楚留香呢?

楚留香和林还玉后来建造了幽居。楚留香用他潇潇洒洒的柳体给幽居写了匾,他们在幽居呆了几乎占他们认识时间的一半。

楚留香退隐的消息是幽居传出去的,但是楚留香的死讯也是从幽居传出去的。

林还玉想不到楚留香会死在幽居,正如他们选址的时候楚留香说幽居这里地势险峻风光大好,却想不到这个“地势险峻”成了他死亡的一部分。

后来林还玉缠绵病榻,时隔楚留香死去的两年之后,她也随之而去。

 

“翩若惊鸿,婉若游龙。荣耀秋菊,华茂春松。

远而望之,姣若太阳升朝霞;迫而察之,灼若芙蕖出绿波。

肩若削成,腰如约素,延颈秀项,皓质呈露。”

有人在她耳边念这一段话。

 

胡铁花在那日下山以后,第一件事当然是绕道去了山崖下去找楚留香的尸体。

胡铁花读书并不多,但是他知道一个人要是从悬崖摔了下来,尸体一定都会找得到的。只要下面没有滚滚江水或者地狱的岩浆。

胡铁花自然找的比慕容山庄的人更加仔细,更加认真。

他一寸一寸的看着,其实他所希望的并不是找到楚留香的尸体,而是能找到楚留香留下的,多多少少有一点证明他曾经来过这里的东西。来过这里,那么就表示楚留香还活着。

胡铁花一找就是半个月。

他的心情简直可以用度日如年来形容。

胡铁花眼前始终有着那一片血红,被褥的红,床榻的红,地板的红,在他记忆里好像幽居已经变成了红色,温泉变成了岩浆,滚烫的冒着热泡的同时想要带走楚留香的生命。

有些时候他也会觉得楚留香就在哪里看着他,他会感觉到一些目光,带着无可奈何和感慨的看着他。但是他抬头找的时候目光往往会消失不见。

半个月里他在山崖下找到了一点血迹,一些丝。

胡铁花离开的时候自欺欺人的想,可能楚留香掉下来的时候自己止住了血,衣服被枝桠刮破了但是整个人还是完好的。

可是胡铁花心里有个地方在对他说,

你错了,血迹少是因为楚留香已经没有血可以流了,那些丝是因为他身上的衣服已经没有地方可以再给这些东西刮走了。

在他走的时候他又感觉到了那种目光,但是这一次不同的是,那个目光带着一些欣慰和歉意。胡铁花没有回头看,所以那个目光一直送他出了山崖。

胡铁花当然不是笨人,他又选择了另外的路折回去,用他的轻功悄悄的往目光的方向靠近,他以为他至少能发现什么,但是他又错了。

什么也没有。

胡铁花脑袋里就有一根弦“啪”的断了。

 

给一个人报仇需要什么。

当然是去杀人的人。

怎么样才能找到去杀人的人。

当然是钱。

 

“还玉,”有人抚摸着她的头发,“若是能这样一辈子,我也是愿意的。”

“这一辈子让我遇上的女人太多了,”有人在替她梳头发,“可是天下都知道我的爱很博大,但是天下人不知道的是,一旦我爱上一个女人,我也就同千千万万普通人没有什么两样了。”

 

胡铁花去了兰州。

他首先找到了姬冰雁。

姬冰雁看到胡铁花的时候连笑也没有笑,用了他一贯的言简意赅,却带了一点不易察觉的颤抖,问道,“死了?”

胡铁花看了姬冰雁一眼,也回了他言简意赅的两个字,“酒呢?”

姬冰雁本来不红润的脸色“刷”的变得惨白,他带着胡铁花去了他的房间并斥退了所有人,只留下了九坛陈年花雕。

他坐下来以后没有和胡铁花说话,一人抱了一坛酒,相对无言。

喝到第七八坛的时候胡铁花已有了七八分醉意,他问道,“为什么要九坛?嗝……老臭虫……嗝……他没死……姬冰雁你知道吗……他没死!!嗝……但是他不会来陪我们喝酒的……嗝……他是个缩头乌龟……缩头乌龟……”

姬冰雁也有七八分醉意,但是他还是冷着一张脸,听到胡铁花的话,眉目间才有了一丝动容,像是茫然,又像是悲伤,“因为……因为……因为什么我也说不上来……”

“哈!”胡铁花抱着一坛酒,伸手到姬冰雁的眼前,“如果有人知道……你……姬冰雁……也会有这样迷茫的时候……”

姬冰雁喝完他手里那一坛的最后一口,抱起了最后一坛花雕,慢慢的站了起来,往门外走去。

“喂!你干什么去!”胡铁花在他身后大叫,也摇摇晃晃的站起来,“喂!死公鸡!!”

姬冰雁没有回答胡铁花,他知道胡铁花没有醉,并且胡铁花一定会跟上来的。所以他走出房门,转到他的后花园去。

姬冰雁的后花园布置得就像江南温婉的家里一样,小桥流水,亭台阁楼,飞檐高跷,却没有失了那一份冷。

有他从大漠回来的对自然的冷淡,还有他在商场打拼多年对人性的冷淡。他其实算起来朋友不多,交心的只有楚留香和胡铁花。

 

姬冰雁听说楚留香死了的时候,第一反应自然是不屑,是嗤笑。但是他是个精明的聪明人,他马上就想到,他和楚留香呆了这么多年,去了大沙漠,后来也听说楚留香去了神水宫,又听说楚留香去找史天王安然回来。每一次都有人在他耳边闲言碎语说楚留香必死无疑,可是每一次都是传来楚留香还活着的消息。

这一次传来的却是楚留香死了的消息。

姬冰雁有点坐不住了。

姬冰雁托人去打听了,听说是林还玉杀了楚留香。还听说他们没有找到楚留香的尸体,接着他就听说胡铁花去了慕容府上。

姬冰雁心里舒了一口气,只要胡铁花去了,他就一定能知道楚留香还是不是活着。

但是他没有想到胡铁花一去就是半个多月,更没有想到胡铁花一去回来找他的第一件事竟然是喝酒。

酒,并不是必需的东西。但是一旦一个人想要狠狠的醉一场,抛开一些自己不愿意相信的事实的时候,酒,就显得尤为重要。

姬冰雁没有再问胡铁花关于楚留香的事情,因为他知道,能造成胡铁花这样的情况只可能有一个,也只会有一个,

那就是楚留香下落不明。

 

“你为什么不相信我是来杀你的?”她听到自己这样问。

“因为至今你并没有做伤害我的事,更给我了一个天上人间。”有个温润的声音带着笑意回答,她听到的时候心里却满满都是苦涩。

“可是你并不是真心爱我的。”她这样说,“你爱的不是我,你自己为什么要逃避呢?”

“我是爱你的,还玉,”那个声音又说道,“我不是神,我只是世上千千万万男人中的一个。”

“可是你已经比世上千千万万的男人都要幸运,都要优秀。”她叹了一口气,“要不然我怎么会爱上你呢?”

 

胡铁花跌跌撞撞的跑出来的时候,姬冰雁站在湖心亭上,专心的向着湖里倒着酒。

这个时候已经是黄昏,姬冰雁的身影被斜阳拉得又模糊又长,胡铁花看着姬冰雁倒酒的姿势,觉得有些悲壮又有些可怜。他发现自己能理解姬冰雁此刻的心情了。正如他发现自从他从那个山崖下出来以后,他就变成了一个聪明人。

没有楚留香在身边的胡铁花是一个需要站起来为楚留香报仇的人,所以他不能是一个笨人,因为笨人往往还没有报仇自己就先死了。所以他成了一个聪明人,他发现少了乐趣的同时,他也发现,可能这是最后一次他能好好醉一场的时候了。

因为从此以后他会少了很多乐趣,他会少了时间喝酒,他甚至会去做一些他本来不屑于沾手的事情。

比如赚钱,比如杀人。

所以胡铁花一仰头干完了他最后一坛酒里的所有酒,看着姬冰雁倒完了一坛酒,转身又回到了姬冰雁的房间,躺在了姬冰雁的床上睡着了。

现在这些都是姬冰雁的,他胡铁花以后也会有的。


评论
热度(13)

一般吃无差的,写不无差的。


With @六个莓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