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rafundleBay | Powered by LOFTER

【楚留香】沧江一梦【一】


cp暂无,
这是一个发生在午夜兰花之前和新月传奇之后,它们中间的故事。

【沧江一梦】


胡铁花听说的消息让他震惊。
他不相信楚留香会死在林还玉的手里,就像他不相信有人的轻功能够比上楚留香的一样的离谱。
可是没有人能够对他再开一开玩笑,他醉倒了,或者他被抓了,也没有人能够来帮他。唯一一个能帮他的人,已经在他听说的耳朵里死去了。
胡铁花就顺着一月冷得沁人的风去了慕容府上。他没有见到林还玉,他见到慕容家现在的主人慕容公子。
慕容公子躺在躺椅上,或者称之为软榻,江南慕容的名头很响亮,林还玉唯一的弟弟的这个名头也很响亮。当胡铁花看到他的时候,慕容公子笑了笑,对着胡铁花说“胡大侠,别来无恙。”
胡铁花莫名觉得很像楚留香。
胡铁花一直觉得有楚留香在身边,自己什么也不用操心是很舒服的日子。能喝喝酒,能调调情,还能吵吵嘴,宋甜儿和李红袖和苏蓉蓉,有她们作为楚留香的帮手,胡铁花自己只需要打打架就好、
他可以在楚留香面前冲动,他可以在楚留香面前醉倒,他也可以在楚留香面前睡得昏天黑地。他从小和楚留香长大的时候他就知道,楚留香将会是陪着他一生的人,他从来不会想楚留香的失败,虽然楚留香会有,但是楚留香的成功的名气远远大过了失败。楚留香的成功占了他生命的百分之九十九,胡铁花没有想过有一天楚留香会死,会留下他一个人。
胡铁花想到这里,眼神一下变得很是犀利,带着满满的怒气和不可置信,话脱口而出,“谁他妈的是你胡大侠,我要见你姐姐!”
慕容公子愣了愣,像是胡铁花的粗鲁直白让他有些不习惯,随即慕容又笑起来,“胡大侠,我姐姐身染沉珂,现在并不在这里,胡大侠见也是见不到的。”
胡铁花眼里怒气更盛,“楚留香是不是你姐姐害死的?”
“不是。”慕容公子似有些吃惊的看着胡铁花,“江湖传言我姐姐杀死了香帅,莫说别人,我也是不信的。我姐姐身体不好,让她拿一把刀她也是很吃力的,更何况她和香帅两情相悦双宿双栖,她,怎么舍得杀死香帅呢?”
胡铁花怔了怔,话却下意识问了出来,“那么,他是死了?”话音还没有落下,胡铁花又回复了那种怒气冲冲的样子,向前几步提着慕容的衣领,眼睛瞪着慕容,“我不信!一定是你们的计谋!慕容世家本来就和他有仇!装成那样子也是可能的!我再问一次!他,在哪里?!”
慕容好像很是无奈的叹了一口气,看着胡铁花的眼光里带了一点怜悯,“我知道,‘彩蝶双飞翼,花香满人间’,胡大侠你不肯相信楚香帅死了是情有可原的。这个消息是慕容家放出来的,理应来找我们。我虽然没有看到香帅的尸体,但是我看到的一样东西,我若是给胡大侠你看了,你也不得不相信。”
胡铁花“哼”的一声,仍旧瞪着慕容,怒气冲冲,“这都是你们慕容家的诡计!楚留香怎么会这么轻易的死去!”
慕容眼中的怜悯更多了一些,胡铁花不知道是没有看到还是根本不在意,以往他最反感别人用这样的眼神来看他,但是现在他竟然还死死的瞪着慕容。
“胡大侠,我带你去见我姐姐。”
最终还是慕容的妥协带来胡铁花的松手,“带路!”
慕容慢慢的站起来,胡铁花又恍惚了一下。
楚留香是一个懒人,他吃饭会选择离他最近的桌子,离他最近的椅子,他能坐着绝不站着,能躺着绝不坐着。能不起身喝茶就不起身。这样的一个人,怎么会这么轻易的死在一个女人的手里?
 
慕容带胡铁花去了一座山。
这个时候山上沉积着白皑皑的雪,半山腰却能隐约看到一角飞檐,光是露出来的飞檐就让胡铁花在心里赞叹了一下。
飞檐用的琉璃反射着山上的白雪,纯粹的白色,透明且柔和,飞檐角上吊着一个檐铃,看的出来是上好的白瓷。胡铁花是练家子,大约能听到风过之后清清脆脆的“叮当”声,非上好的白瓷和工艺不能企及。
但是最重要的,还是要有一个有上好眼光的主人来相中它们。
没有过多久,他们就到了半山腰的房子前。纯粹的琉璃做瓦,大理石做砖,雪白的墙和雪白的柱子,门匾上龙飞凤舞的写着两个字,
幽居。
胡铁花一下就认出来这是楚留香的字迹。容不得胡铁花细想,慕容公子已经打开门走了进去。胡铁花跟进去,处处能感觉到主人对这里的喜爱和爱护。
庭中没有小巧流水和嶙峋怪石,有的只是一个一个的池子,冒着蒸汽,散着淡淡的硫磺味。除此之外,就是一些低矮的栅栏围着池子。
胡铁花认得出来这是温泉,更能肯定栅栏的高度肯定经过了细心的计算,使人能泡在池子里而不被其他人看见。
路是鹅卵石的,庭中植物稀少,但是恰到好处的填满了庭院里的空白。像胡铁花这样粗鲁的人,都不自觉放慢了脚步。若是平日里,他倒是想去池子里泡一泡,再喝一些陈年佳酿,再有个绝世的美女在旁边替他倒酒或者替他搓搓背。
只可惜,胡铁花心里记挂着楚留香,这样美好的场景完全不能消弭他对楚留香的牵挂,更加的让他心急。
这样美如画的地方,人烟稀少,若是他是楚留香,他也不自觉会放松警惕。
心急之下,胡铁花冲着前面慕容公子的身影问了一句,“喂,还有多久到?”
慕容公子转身来看着胡铁花,神色已经没有之前在慕容府里的轻松惬意,“马上就到。”说罢他停在了一扇房门前,在开门前,慕容公子的神情就像天要塌下来一样,他对着胡铁花带了一点恳求的说道,“胡大侠,请你无论看到什么,都出来再发脾气好吗?”
胡铁花一愣,觉得这个要求并不是难事,就点了点头。
慕容公子松了一口气,推门进去了。胡铁花跨进去的时候首先的反应是皱了皱眉头,接着他明白慕容公子的要求是为什么了。
血。
房门对着的一个床榻上都是血。
血染红了被褥,也染红了已经掀开可以看见的床垫。
血顺着床榻滴向了床斜对面的桌子边,又滴向了门口。胡铁花退了一点,就能看到自己脚下已经干涸的血迹,他又走进来,慕容公子已经不能忍受的退出了门外,胡铁花一个人顺着血迹慢慢的看了看整个房间。
房间是白色的。
床是白玉色的,被褥的纯白色的,桌子的洁白的,茶杯和茶壶是瓷白的,衣柜是涩白的,窗棂是涩白的。
胡铁花能想到这里住着的人喜爱着白色,并且他还能想到,住这里的人有着轻微的洁癖和很好的习惯。
屋中一切都是井然有序的,除了那些血。
胡铁花很难想象有一个人能流了这么多的血而不死,他转头看着慕容公子,问道,“这是谁的房间?你为什么带我来看……”
他问不下去了。
他看到慕容公子的表情带着五分歉意五分哀伤,他就知道,这一定是楚留香的房间。
那么这些血,一定也是楚留香流的。
不然,有人在他的房间流了这么多血,楚留香为什么不打扫,或者,为什么不叫人来清理成原本洁白的一片。
答案只有一个,那就是楚留香已经死了,他再也没办法来打扫他的房间了。
胡铁花愣住了。
他受到的冲击不能更让眼前的景象带给他更大,他痴痴的顺着血迹看着,之前走过来并没有注意到,血迹顺着房门,延伸到房间外不远处的一个阶梯边。胡铁花推开站在一边的慕容公子,一个人沿着血迹走了下去。走到阶梯边,胡铁花慢慢的抬眼看着阶梯下,整个人浑身一震,喉咙里低低的吼了一声。
慕容公子走过去,担忧的看着胡铁花。
阶梯下并不是什么暖和的池水,却是冰雪万丈的悬崖。
悬崖深不见底,此时被冰雪覆盖着,雾气缭绕,隐约可见怪石凸起,地势的险峻更是一览无遗。
如果,如果楚留香受伤了,从这里跳下去,从这里跳下去,胡铁花痴痴的想着,是铁打的也摔成烂泥了。
“是你们……一定是你们……”胡铁花通红着眼睛,转头看向慕容,一步步的逼近“你们害死了他!你们逼死了他!!你们为什么这么狠!你们做的这么绝!你们还有没有人性?!!他和你们有什么仇?!你们他妈的什么江南第一世家!就是他妈的就是一群禽兽!”
慕容公子没有说话,他知道这时候说话无异于火上浇油。
“楚留香他从来没有杀过一个人!可是总是有人要他死!他死不了你们很难受!非要逼他死!我!胡铁花!”胡铁花狠狠的锤了锤胸口,“你们给我记住!我也不想见你那劳什子姐姐!这个仇!只要我胡铁花活着!就一定会报仇!”
胡铁花又悲哀的大吼,“楚留香你他妈的不是个人!是个缩头乌龟!我若是你!死也不能瞑目!”
慕容公子悲哀的看着他。
“你们有没有找过他?!有没有去悬崖底下找过他!”
慕容公子点点头,似乎是很小心的措辞,“我们的人找了三天三夜,还是没有找到香帅的尸体……”
胡铁花瞪着慕容公子,“很好,我胡铁花,记住你们慕容山庄了!”
 
最后走的时候,胡铁花对着慕容公子,带着三分阴沉三分狠戾三分决绝和一分悲哀的说道,
“我的命就是他的,如果你们不想被我杀死,就尽情的找人来杀我。我不管是不是你们做的,我就认定是你们做的了。”
“我胡铁花没有楚留香名气大,但是,我胡铁花也是一言九鼎的汉子。说出的话,做出的承诺,永无更改。”
慕容公子很久以后都能记得胡铁花最后的四个字,像是一场梦魇,狠狠的刻进了慕容家每一个人的心里。
“永无更改。”
 

评论
热度(9)

My lover is far beyond the galaxy.

With @六个莓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