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rafundleBay | Powered by LOFTER

阿兹海默后遗症【怎么也学不会想起你】【抱团写手社】

那一天是小雨。

哈罗德清醒的看着门外闲步走进来的男人裹着风衣,手里黑色雨伞伞尖滴着雨水,哈罗德于是对着男人说,”里瑟先生,我们又有了号码。“

男人的眼睛里面闪出易碎的光,灰绿色眸里充斥着悲哀和欣慰,薄薄唇角勾起一个笑容。哈罗德虽然后来不记得了,但是那个笑容充满了他以后的生活,他以后的记忆都在任何他碰到的人里都被那个笑容所点醒,仿佛他曾经失去了,得到了,但是终归是失去了,那个笑起来的人。

男人的笑容遥远得像银河,但是又触手可及得像泪水,但是无论银河还是泪水,流过以后,手一擦,只会剩下一些干涸的、紧绷的、再也接不到的痕迹而已。

哈罗德在那天以后再也不敢拿起电话,治疗他的医生问他为什么,他只摇头,看着窗外,说

”上一次下雨的时候我好像做错了什么,拿起电话,放下电话,我就忘记了。“
 


 
    哈罗德站在图书馆的时候看着带他来的这个男人,灰白的鬓角衬着眼角时间带来的尾纹,莫名让他心安。但是他不记得他了,这里他也不记得,他看到楼梯的灰尘随着他们的脚印而逃逸在空气中,哈罗德突然开口说,

   “你知道我爱干净的,里瑟先生。”

    里瑟一瞬间欣喜若狂的回头来看哈罗德,但是让他失望的是哈罗德只是怔怔的看着前方,似乎没有意识到刚刚他说了什么。所以里瑟只能小心翼翼的问哈罗德,

   “你是不是想起了什么,哈罗德?”

    哈罗德摇头,慢慢的往前走去,眼神带着一股子的陌生的熟悉,“我不记得了,事实上,刚刚的话我也不知道为什么那么说……你说你叫什么来着?”

   “里瑟,约翰里瑟。”

    里瑟叹气,上前扶着哈罗德慢慢转了一圈。哈罗德带着新奇的眼光看着这里丰厚的藏书和曾经的书桌,他示意里瑟要去那里坐坐,里瑟就扶着他坐下,微笑道,“哈罗德,你以前就经常坐在这里,我出外勤,你就会在耳机里叨叨不停。”

哈罗德低下头,轻轻摇一摇“我虽然感觉有点熟悉,但是我不记得了。”

   “我知道,”里瑟把手盖在哈罗德的手上,“医生说带你来从前的地方会帮助你想起来,但是哈罗德,”里瑟看着他,灰绿色眸子里载着的是哈罗德想要记起来的过去,“我在,别怕。”
 


    哈罗德得了他父亲的阿兹海默病症的遗传。

    里瑟只知道哈罗德的状况每况愈下,一开始只是不记得号码,后来渐渐他也不记得肖,再后来他需要里瑟的帮助来记忆起一些事情,里瑟把事情给了肖和根,他带着哈罗德去了疗养院。

    这一晃就是两年。

    哈罗德记忆时好时坏,有时他记得里瑟,有时,比如今天,他就不记得里瑟。里瑟带着医生的建议和哈罗德去了图书馆,他期盼着哈罗德能记起来,但是实际上, 他除了做这个对此无能为力。这让里瑟想到了哈罗德当年的逃亡生涯,哈罗德对着他的父亲,是怎样一种心情?走之前握着手的嘱咐换来的只是一句“你是谁?”。

里瑟无助的想,当时年幼的他是不是也是很悲哀?
 

哈罗德随手敲打着键盘,里瑟看着哈罗德闭上了眼睛,然后手去开机,摸索到键盘,密码输入的时候哈罗德很犹豫,里瑟最是善解人意的温言软语道”哈罗德,凭着你的感觉,那么多年的本能不是一下就能消失的。“

哈罗德看着密码输入成功的时候整个人虽然没有兴奋,但是紧抿的嘴唇颤抖着泄露着他的心情。

里瑟也是很高兴的,毕竟哈罗德还记得,就不是最糟的时候。反正他最后会忘了我,里瑟想起这个已经没有从前那么激动,但是我能陪着他,有一个人陪着,哈罗德会记得的。这种感觉不是说着就能散的。里瑟一直坚信这个,但是最后哈罗德丢下电话的那一刻忘记里瑟的时候,也是里瑟所始料不及的。

怀着厌倦的落魄,我每时每刻都在,填平希望的湖泊。【1】
 


哈罗德后来走在街上的时候里瑟不远不近的跟着他。

只是为了给他一点空间去熟悉一下他曾经救过许许多多无关人士的地方,毕竟阿兹海默的时间不会等着你,即使是曾经的计算机人工智能之父。

”里瑟先生,“哈罗德停在IFT的大门前,要进去的时候他回头叫里瑟,”我虽然快要忘记干净了所有事……但是这里对我很熟悉……谢谢你陪我走这些路……我只是……想再看一下“

”哈罗德,进去看看吧,“里瑟上前几步跟着哈罗德走进去,他带着哈罗德走到门边的金色雕塑前,”Nathan Ingram,你曾经的挚友,为了他你才找上的我。这是你为纪念他而建造的雕像,哈罗德,你能记起来吗?“

哈罗德看着金色雕塑的人的目光看着前方的时候莫名觉得安心,”里瑟先生,虽然我不怎么想的起来,但是,他很熟悉……给我很……安心……的感觉。“

”Nathan Ingram。“


 
里瑟送哈罗德回疗养院,在哈罗德灰白头发消失在疗养院大门的时候里瑟回头看到了莱纳尔。

”莱纳尔,“男人一如两年前的调侃口气带着一些疲倦,”好久不见。“

”对啊,好久不见! 你们说走就走两年说什么把我丢在那个疯女人和无感女人手里,“莱纳尔上前锤了他一拳,”喔喔喔,才两年而已,你老成了这样。如果不是今天,你不会让我来看他的吧?“

”对啊“,里瑟回头看向疗养院的大门,”才两年而已,但是自从他得了这个病,已经四年了。医生说他现在是很好的情况了。毕竟在第二阶段,他视力还好,也还能自理,他没有急躁,反而较之以前更加容易说话。“
”那你叫我来做什么?“

”我需要离开一下,肖要我帮忙,你帮我照顾一下哈罗德。“男人拍拍莱纳尔的肩膀,笑起来,”偶尔你也是值得休息一下的。“


 
莱纳尔进去的时候哈罗德坐在窗边看着窗外,听到脚步声的哈罗德转过头来,看到不是里瑟的他愣怔了一下,莱纳尔以为哈罗德下一秒会大叫让他出去,结果哈罗德只是看着莱纳尔,犹犹豫豫的叫,”警探?“

莱纳尔欣喜若狂的走到哈罗德身边坐下,”眼镜先生真不容易,我还怕你认不出我来。“

”我每天会有些时间记起一些事情,“哈罗德看着莱纳尔的眼睛里都是落寞和无奈,”但是情况越来越糟。我知道我快要忘记所有的事情了,但是警探,我想恳求你一件事。“

”我听着,“

”我怕以后情况糟得我记忆会断片得厉害,我想你帮我看着里瑟先生。我知道他一直在照顾我,但是,我怕我会说出一些让我后悔的话,所以……“

莱纳尔明白了。但是他想说的是那个大个子从来不听其他人的劝告,他知道你在说疯话但是他还是会去做的。眼睛先生你找的人是个一意孤行的疯子啊。

疯子怎么阻止,疯子只能被疯子制服。

但是他却回答的是,”好的啊眼睛先生,神奇小子会被我照看好的。“

 
让哈罗德担心的事情发生在三天以后。

小雨淅淅沥沥的下着,纽约的天色阴沉得可怕。

哈罗德记忆已经成了碎片,他回忆起来的时候他感觉到自己似乎还在和里瑟拯救着纽约的号码,他只是记得他收到了一个号码,他想去拿他书架上的书的时候发现自己在一个陌生的房间里。

里瑟立了风衣的衣领走了进来。

哈罗德只是困惑的问,”里瑟先生,我们有号码了,但是我为什么会在这里?“

里瑟的眼神明亮了一下又灭下去,他笑起来”哈罗德,你不记得了?“

”里瑟先生这不是说笑的时候,“哈罗德看了看自己身上的病服,又指了指门外,”我们还有号码,里瑟先生。我希望你把这个工作看得重要一点。“

”哈罗德,你生病了,需要住院。“里瑟靠近一点,”哈罗德,早就没有号码了你不记得了吗?肖和根在处理号码,你现在需要的是休息,哈罗德。“

哈罗德避开了里瑟想要抓住他肩膀的手,看着里瑟的眼睛里充斥着失望和气愤,”里瑟先生,我相信不用我再陈述我们工作性质的重要性!肖女士和格罗夫女士的办事方式我想不需要我说有多大的问题……我相信不需要我说明把这么重要的工作交给她们是多么的危险!“

”哈罗德……“里瑟叫了哈罗德的名字,但是没有再说话。他的伞垂在他的面前,雨水顺着流下形成了小小的水洼。

”里瑟先生,如果你不去的话,只怕我就要代替你去了,“哈罗德看着里瑟,作势就要拿过里瑟的伞。

里瑟拦下了哈罗德。

”等下莱纳尔会来照顾你哈罗德。“里瑟侧身在他手里塞了一个电话”保持联系,我这就去帮肖和根。“

”你哪里也不能去。等我回来。“

黑色风衣消失在门边的时候哈罗德捏紧了手里的电话,里瑟声音在电话的另一端传来的时候哈罗德觉得莫名的安心。他于是放下之前小小的争执带来的不愉快,对着里瑟说,”小心一点,里瑟先生。我虽然不能帮你查看号码的信息,但是格罗夫女士可以。“
 


里瑟在路上一直和哈罗德说着话。

聊着哈罗德的病的时候里瑟骗哈罗德说是因为上次号码袭击了他,所以有一些间歇性的失忆。

哈罗德将信将疑的打着电话,看着小雨和疗养院不远处的平地,心里渐渐生出了不详的预感。他于是打断了里瑟啰啰嗦嗦的话,迟疑的问,”里瑟先生,你那边一切都好吧?“

里瑟不明所以,只是勾了嘴角,”哈罗德,你是在担心我吗?“

哈罗德也勾起了嘴角,”里瑟先生,专心的开你的车好吗?“
 


紧接着哈罗德只是觉得耳边一声爆炸声------就像炸开在他的旁边一样刺耳的声音穿破了手机听筒------他暂时拿开了手机一点点,但是嘴里却焦急的问”里瑟先生!里瑟!里瑟!你没事吧!“

听筒那边只剩下爆炸以后渣滓掉在地上噼噼啪啪的声音,里瑟悄无声息。

哈罗德一遍一遍的问着,就像每一次里瑟出事的时候那般焦急,”约翰!约翰!回答我!回答我!约翰!“

”哈……哈罗德……“里瑟声音低低的传来,”挂……挂了……把电话……挂了……“
”不!我这就来找你里瑟先生!“

”哈罗德……你听……听……我一次……呃……“里瑟的呻吟隔着耳机远在哈罗德够不到的地方,”我……我会……会……回来的……我……我……从来……从来都……很守……信用……“

哈罗德不说话了,只听到里瑟的喘息的声音在那边痛苦的辗转。哈罗德下定了决心,一旦挂了电话他就去找里瑟。现在当务之急是让里瑟安心下来,于是哈罗德说,”好的好的,我不来,我挂!我挂!里瑟先生!你坚持一下!我让肖女士来找你!“

里瑟在电话那头微笑起来,”哈罗德……我……我数……一二三……“

”一“

哈罗德抹了一把泪水。

”二“

哈罗德找到自己的衣服放好在床上。

”三“

哈罗德按下了红色的按钮。

他仿佛听到里瑟十分低沉的说了一句什么,但是焦急的心情盖过了关注本身。所以哈罗德挂了电话。

转身过来的时候莱纳尔打开了门。哈罗德看着莱纳尔走进来,头脑突然一片空白。

”嘿,眼镜先生,下雨天,不好意思我来迟了。“莱纳尔看到床上的衣服,”你要去哪里吗?“

哈罗德看着床上的衣服,陷入了空白的怔忪和迷茫:

我……我要去干什么……呢………
 

里瑟死于那场爆炸。

爆炸是因为他两年一次的出面帮助肖而招致而来的不应该被注视的目光。哈罗德已经在他们眼中不致威胁。

除了意识清醒照顾哈罗德的里瑟。

哈罗德后来看见莱纳尔的时候一直反复在问他到底忘记了什么。莱纳尔只是悲哀的看着他,想起了那一场所有人都去了除了哈罗德的葬礼。

他们把他葬在卡特死去的墓边,墓志铭只有一句话:
 

只是因为我在行走,我的棺材赶上了我。【2】
 

然后莱纳尔一直不敢告诉哈罗德其实他只不过是错过了男人最后一句,隔着轻盈空气距离的,忘了我。

 
【1】【2】:均来自阿多尼斯的诗句。
 

评论(27)
热度(39)
  1. BarafundleBay 转载了此文字
  2. 抱团写手社BarafundleBay 转载了此文字
    衬衫第五次作业

My lover is far beyond the galaxy.

With @六个莓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