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rafundleBay | Powered by LOFTER

I won't 【POI 】分别以后【抱团写手社作业】

     在听到刺耳的刹车的声音的时候Harold不知道自己怎么僵硬的转过头的。灯光刺眼的打来的时候他不由自主的闭上了眼睛。 

    我会死在车祸中。 

    这是他的最后作为人工智能之父的想法,他几乎是自嘲的笑起来,想到前几天他才亲自解雇了Reese。 

    Mr.Reese,没有办法再亲口对你说对不起了。

    后来Reese推开他的时候,Harold下意识的就想要抓住那个人不再让他走。可是实际上有些时候真实的生活反而比电视剧里更加令人揪心。 

    比如,我活着,你死了。 

    Harold跌倒在人行道边的时候真的想对Reese说, 

    Mr.Reese,我们一起去死。或者,Mr.Reese,我爱你。 



时间回溯。 



五天前。 



    Harold已经连续几天没有见到过Reese。在Reese消失的这几日里Harold都是让Shaw去处理的号码,Reese一反常态的消失在所有摄像范围内,一消失就是一周。 

   Shaw也难得的关心起Reese在哪里,但是最后她和Harold的话题总是会绕到她来安慰Harold上。即使Shaw不是那么的能感受到人与人之间的温情,但是对于Harold对Reese和Reese对Harold的感情,她好歹也明白了一些。 

    所以她这样安慰Harold,“说不定Reese只是自己需要一点时间来解决一些问题。也许是以前的同事,他在CIA是一个和Kara Stanton一样的存在,不用担心。” 



    Reese回来的时候Harold刚刚打发走了Shaw。 

    楼梯吱呀响起脚步声的时候Harold以为是Shaw又回来了,于是正在锁门的他头也不回的微微抬了一点声音,“Ms.Shaw,你有什么东西明天来拿吧,我锁门了。” 

    但是预期中的女声没有响起来,反而是沉重的呼吸沉沉的压向了他,随即有一双手环抱上他的手臂,许久未听到的嗓音微微夹了一些沙哑,他听到他说, 

    

    “Harold,是我。”

    “Mr.Reese”Harold被抱的生疼,连回身也不能的他不自然的拍上Reese环抱他的手,僵硬的直起了身体,“你这几日去了哪里?还有,你抱得太用力了。” 

    “Harold,”Reese的声音闷闷传来,带着长途奔波的疲倦和劳累,“就让我这样抱一下,很快,我保证。” 

     Harold不自在的站着,也没有再表示什么,只是手随着Reese的话音而抚上了他的衣袖,“Mr.Reese……”入手一片湿润,Harold惊叫起来,“Mr.Reese!你受伤了!” 



     Harold说这句话的时候想要奋力转过身来看看这个人的样子,但是想不到Reese的手一松,整个人随着Harold的转身就往地上瘫倒。Harold来不及扶着Reese,只能随着他一起蹲下去,然后Harold就看到了Reese向他伸出的手,在他还没有来得及触碰的时候就软软的垂了下去。 

    一如那双茶绿色的眼睛闭上的时候那么迷茫。 





四天前。 

    

     Harold守在Reese的病床边守了几乎一晚。    他寸步不离的看着Reese,想起昨晚他把Reese推到急救室门口的时候Reese紧闭的眼睛和皱起的眉头。脱下大衣以后的Reese穿着他消失前的衬衣,几乎没有一片地方是白色的。血顺着Reese垂在急救床边的手跟着Harold推床的路线一路洒过来,Harold不忍心去看之前他手碰到的血是哪里来的,只能坐在急救室的外面失神的望着白色的墙壁。 

     后来Shaw赶来的时候Harold坐在还没有脱离危险的Reese身边为Reese测量着体温,Shaw拍拍Harold的手准备让他去休息的时候,就看见Reese被Harold握住的手动了动,于是Harold看向Shaw的时候带了一丝微笑 

     “Shaw,Mr.Reese要醒了。” 



     Reese在迷迷糊糊中感觉到有人在为他擦拭汗水,那个人握上了他的手为他轻轻地检查伤口,那个人甚至为他扶正了呼吸罩,于是他在梦里微笑了起来。但是耳边一直有着软糯的嗓音在呼唤着,似乎他应该做的是睁开眼睛而不是溺毙在温暖中。 



     他于是睁开眼睛。 



     Harold注意到Reese睁开了眼,于是凑过来看着Reese,“John,还有没有不舒服的地方?” 

     Reese摇摇头,微微抬了一点手,但是吃痛的皱了眉头。Harold焦急的按住了他的手,斥责道“John,你想干什么告诉我!不要动!身上那么多鞭伤刮伤擦伤!还有几处比较深的刀伤!真的不要命了!” 

     Reese没有表示的看着Harold,然后沉默半晌,声音才缓缓的从呼吸罩里传来,模模糊糊,“对不起.......Harold.......我不是有意的.......”他顿了顿,艰难的咽了咽口水,“我……我醒来的时候……已经不在纽约……” 

     Harold悲哀的看着Reese,并没有接话的他转过了头,“Ms.Shaw,你照顾一下Mr.Reese,我去买一点东西。” 



    Shaw看了看Reese,点了点头。 



    后来Harold回来的时候再也没有说起这件事,他没有问起Reese去了哪里,仿佛那些情绪消失在了Reese解释的那短短几个词语里。Harold仍旧在关心着Reese,但是他就像下定了什么决心一样,再也没有责怪Reese的伤势,没有再更近一步的表示,但是陪着Reese一直到了深夜。Shaw被打发去处理号码,Harold抱着电脑,时不时的问Reese的需要,Reese疲累的在清醒和昏迷中反复,竟想不到这会是最后的和Harold还在一起的时光。 





三天前。 



      Reese睡到日上三竿才悠悠转醒。 在那七天的逃亡抓捕和逃亡中,他根本不能如此放心的休息。风吹草动都会使他惊如脱兔,他没有想到会被抓去CIA,一如没有想到还能见到Hersh。 

      但是今天醒来的时候,Harold坐在他的旁边,他看着随着他的醒来,Harold的表情变得无法捉摸,眼神深处的悲伤带给了Reese不好的感觉。

      

       “John,你醒了。” 



       Harold自然而然的抚上他的额头,做着昨日和今日都例行的身体检查。但是Reese伸手抓住了Harold的手,“Harold,什么事?”他茶绿色的眼睛望着Harold,忽略掉了Harold闪烁的神色,Reese即使手不能用力,还是能强迫Harold来看着自己,“Harold,你不会骗人。” 

       Harold放弃了要去为Reese检查是否发烧的念头,就索性站直了身体,低着头看着Reese, 



      “Mr.Reese,你被解雇了。” 



       Reese以为自己听错了。  

      

       他做梦也想不到醒来会是这样一句话等着他。即使他被鞭打,逃亡出来被追杀,追杀到遍体鳞伤的时候支撑他回来的动力,就是Harold需要他------这个工作,需要他。他回来的时候忍不住,忍不住去图书馆看一看,Harold会不会还在,会不会因为他的消失而担心。但是最后他想要和现实,为什么总是差距那么的大,就像他和Jessica。 



      他不是想放手,只是想他的放手能带来更好的未来。 



      “你说什么……Harold?” 



      Harold没有动, 

  

      “对……Mr.Reese……你没有听错……我鉴于……鉴于……你最近的……嗯……一些表现……你被解雇了……” 



        Reese放开了手,失神的看着Harold,嘴里喃喃出声来“为什么……” 



       “因为……Mr.Reese,”Harold声音在最后平静了下来,“号码不需要时时消失受伤的人。” 

       Reese躺着看着Harold,沉默半晌, “我明白了,Harold。” 

       Reese缓缓撑着坐起来,沉默的拒绝了Harold伸过来想要扶起他的手的他拿掉了身上所有的器械和针头,微跛着下了床。 

       Harold看着男人扶着墙慢慢的向外走着,穿着病号服的背影显得悲伤又倔强。Harold不知道在想什么,突然叫住了Reese,



        “John,你需要留下来养伤,” 

  

       他如是说着,却不敢期待着回应。 



       但是Reese停了下来,微微偏过眼的侧脸有着没有刮的胡渣,他弯了弯腰,声色喑哑 

       “我不用。”





 两天前。 



     Harold后悔了。 



     Shaw后来回来的时候没有看到Reese,只是看到了失魂落魄的Harold。她听见Harold解雇Reese的时候只是瞪大了眼睛,但是反常的没有说话。 



     比如今日,Harold将新的号码交给了Shaw,Shaw在拿到的时候对着Harold说,“Harold,你最好注意注意Reese,免得他想不开去自杀。” 

     Harold愣住了。

     他不知道Reese去哪儿了。Reese离开医院,他随着踪迹一路走下去,到了衣服店的门前就再也没有痕迹。 



      他只捡到了Reese换下的沾着血迹的病号服。 



      没有手机的Reese躲去了连TM也找不到的地方。Harold只是放心不下,那个人只休息了两天,被他迫不及待的赶走。他只是希望Reese能善待自己的身体,善待好不容易还活着的命。但是对着Reese的眼睛,他差一点就放弃掉这个想法。 

       Harold怕Reese会说,



       “你让我失望,Harold。” 



       但是Reese没有说。Reese只是走了。Shaw对他说话的时候他才后知后觉起来,他相当于断了Reese未来的路。他相当于亲手送Reese上了绞刑架。 



        Shaw解决完号码回来的时候带来了关于Reese的消息,“Harold,他可能走了。”Shaw把手里拿着的文件给Harold看,“我去拜访了一下以前CIA的同事,拿到的是全城追捕Reese的消息。他们知道他没有死,应该是Hersh告诉的他们。” 

        Harold仔仔细细的看着文件,没有说话。 

        “Reese应该会去其他地方避过一段时间,”Shaw在走之前这样对Harold说,“但是Harold,你拒绝他的理由在我们看来就是最严重的指责。我现在还在为你工作是因为Reese拜托我。” 





一天前。



       今天没有号码,Harold放了Shaw和bear的假,他习惯性的走到Grace 门前的广场上,远远的看着已是心安。 

       但是他会情不自禁想到Reese。 他只是不习惯耳机里没有人同他调侃,他只是不习惯Shaw突然变冷的态度,他只是不习惯Reese下落不明的揪心,正如他不习惯醒来以后Grace和他再也不能相见。 





今天。 



       Harold如往常一样去往图书馆,只是今天也难得清闲的没有号码,Shaw不知道带着bear去了哪里,只剩他一个人的图书馆有些安静。 Harold只是没办法再习惯了。 



        Harold于是对着空气小声的、小心的说“对不起,Mr.Reese。” 



        他漫无目的在街上走了一天。走走停停的时候忽略到他的脊椎的钢钉的尖啸,他想到也许John现在和我一样,我们都感受着疼痛,呼吸着空气,行将就木的走在世上,等着最后的死亡降临在某一个瞬间。 



      比如,现在。 



      Harold听到了车子急刹的声音。 



      他似乎看到了Reese的身影在不远处随着刺眼的灯光摇晃着靠近,被撞开的时候他以为自己必死无疑。耳边微微响起Reese的声音,似乎带着一丝笑意和无奈,



 “Harold,我不会离开你。” 



      脊背的钢钉在人行道边的冲击下剧烈的疼痛,但是他逆着光看着那个人倒在地上的时候,想到的却是, 

       他比我更痛。 

       Shaw的声音随着救护车的临近而渐渐模糊,Harold看着有个影子被抬上了担架,随即白色的布蒙在了那个人的脸上。他连那个人的脸都没有看清楚,就沉沉的睡了过去。 









       后来Harold和Shaw站在Reese的墓碑前的时候都默契的等对方先开口。最后推开Harold的Reese在当场就已经死亡。Shaw不知道Reese为什么没有走,但是她没有告诉Harold的事情是Reese推开他的时候满身已经都是鲜血。 



      他是靠着一股子的意志保护着Harold。 

      而开车的那个人是Hersh。 



      Harold醒来听闻Reese死讯的时候没有哭。只是沉默的要求去再看一眼Reese。Shaw带着Harold去了停尸房,只给Harold看了Reese的脸。 Harold想将他叫醒,即使是苍白的Reese的脸也带着一股子的满足。

        Harold颤抖的抚上Reese的脸颊的时候泪水无声的流了下来。

        “对不起,John。” 

        Shaw看到Harold这样比着口型。

标签:POIBEFRF
热度: 7
评论
热度(7)
  1. 抱团写手社BarafundleBay 转载了此文字
    衬衫第三期作业~

My lover is far beyond the galaxy.

With @六个莓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