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rafundleBay | Powered by LOFTER

Seven Days in Rome: Day Five&Six&The Last 罗马七日(完结)

( ̄^ ̄)ゞ 好结局的SD!

-岳小男-:

Author -岳小男-


Rating PG-13


Summary Dean在机场等待回国的飞机。因为Dean离开,Lucifer再次占据了Sam的世界。Dean找到了树底下埋藏的东西。


Words Count 7636


废话 今天更新第五日,第六日和最后一日。小伙伴们快来叫我拼命三郎。


 


第一日 http://sammytango.lofter.com/post/3d7154_157d719


第二日http://sammytango.lofter.com/post/3d7154_158fc90


第三日&第四日 http://sammytango.lofter.com/post/3d7154_159eebe


 


++++++++++++++++++++++++++++++++++++


 


第五日


 


现在已经凌晨[1],Dean在Fiumicino机场里坐立不安。那些他不能完全理解,结尾后缀o的单词让他更加心烦意乱。


他几个小时前从Termini车站冲上火车线,又无视旅客们不满的眼神插队挤上临行的机场大巴。他顾不得那么多了。


他的飞机还有一小时起飞,然后的等待他的是十几个小时的飞行。他不能劝说自己坐下来,他脑子里甚至都没有个完整的计划。


堪萨斯那么大,他要到哪里去找呢。


这根本是一个混乱的航程,一场找不到方向也不知终点在哪里的冒险。Dean只是告诉自己要去做,他无法对Sam说出不。


Dean坐到椅子上双手抱住脑袋,手指绞着他凌乱的短发。


到哪里去找。到哪里去找。


突然他猛地抬起头,从口袋里摸出手机,也没考虑现在是凌晨几点,拨了一通电话。


那通电话不是打给Sam的。


“喂?”一个因酒精变得沙哑的声音从电话另一头传来。


“Chris?Chris我需要你的帮助。”


“哦,天哪,Dean,”Dean听到床垫挤压的声音,Chris在床上翻了个身,“你知不知道昨天晚上我过了怎样的一晚。Eric我们几个在酒吧里带回了十几个小妞,十几个,你敢相信吗…我需要睡眠,除非你答应跟我来一发补偿我…”


“怎样都行,怎样都行,随便你。嘿,听着,Chris,我真的需要你的帮助。”Dean的声音在颤抖。


“怎么了。”Chris好像刚刚反应过来事情的严重性,从床上坐了起来。


“我需要你帮我黑进一个城市的信息系统。”


Chris在另一边惊讶的张大了嘴。Chris是艺术系的学生,他用跟他在加州理工的哥哥那里学到的电脑技术做起了黑客生意。黑进你老板的邮箱,篡改企业的订单,他通通都接。


“嘿,Dean,你知道这事儿…不是黑进一两个摄像头那么简单。我做这行是为了挣点小钱,就像你巴结那个老女人要奖学金一样…”Chris的声音有点犹豫。


“我就要一点信息,完全无害,我就想知道我可以在堪萨斯城哪里找到大面积的白色房子。如果不是走投无路,我不会来麻烦你的。我知道你可以做到。你是我唯一认识的能做这个的人。求你了,如果我找不到那个房子…如果我找不到那个房子…”Dean的声音没有了。


Chris在电话旁沉默了一会儿。


“好吧。但是我只能找到大致信息,如果出错…我也只能帮你到这里。”


Dean长出了一口气。


“谢谢你。”Dean说。白炽灯人造的虚假光线烤着Dean的头顶,广播提醒乘客们登机。


“你要回堪萨斯?”Chris声音瞬间提高了八度,“Dean你疯了吗?如果被学校知道,你这一学期跟那老女人的谄媚和努力都白费了。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做了什么。你不能…”


“帮我找到它。”Dean挂断了电话,留下Chris在电话另一边喊着“DEAN!”


Dean把脸埋进了双手。


他不能,他不应该。


他要对自己负责,对John负责,而不是一个几天以前他都不认识的陌生人。


但是每当他想到这个的时候,Sam的眼睛就浮现在他脑海里。


Sam在床上念叨着“堪萨斯”和“那棵树下有我的东西”。他的双手无意识的在空气里乱抓。


“Sammy是谁?”“Lucifer叫我小Sammy”Dean的心脏被猛然攥紧,他不能对Sam说不。


“操操操!”Dean锤着椅子。


他拿起背包,头也不回的走向登机口。


 


Sam觉得身后的床是一张被烤熟的铁板,灼烧着他的衣服,他的后背。


可是他不敢叫喊。


他知道这是自己的幻觉。他怕旅店的工作人员会冲进来把他当作疯子送到医院,在Dean回来之前他哪里都不要去。


Lucifer看着他的样子笑得肩膀都在抖了。


“哟,Sam,没了小Dean你我又享受二人世界了是不是?”


Lucifer笑的岔气。


Sam把脸别开。


他试着在脑海里回想起Dean的脸,Dean的眼睛,阳光在Dean头发上跳跃的样子。


“你!要!死!了!”Lucifer在Sam耳边大喊,紧接着又是一阵大笑。


Sam脸上的肌肉在抽搐。


不。他想。


“你听听你自己心脏的声音,你还能听见它吗?”Lucifer可怜兮兮地问Sam。


Sam没有看向Lucifer。


Sam的目光落在旁边的座椅,上面搭着Dean的夹克衫。


他伸出手把它拿过来,上面还留着Dean的味道。Sam把夹克衫紧紧抱在怀里。他要等Dean回来。


Lucifer在一旁安静了下来。Sam简直不敢相信。Dean就是他的奇迹,他的天使,那个把他的罪恶从灵魂里抹去的人。


Sam依旧相信自己有罪。他想,这就是上帝对他的惩罚。可是他想不起他究竟做过什么,如果可以,他愿意做任何事来补偿。他不想死,他想跟Dean在一起。只要他能留在Dean身边他什么都愿意做。


Sam觉得困倦,他闭上了眼睛。


他听见床头的小闹钟在滴答滴答的走向下一秒,每一秒过去,他就能感觉生命从他体内流走一分。


他不知道他能不能坚持到第三天Dean回来,他希望他能,他会做一切让自己能。


他的眼前是黑暗,紧接着燃起冲天的烈火。


他看见黑色的羽毛在天空飘飘洒洒,快要掉进火里的时候却又摇摆着放慢了速度,像一个个小摇篮,守护着每一片羽毛中心快要被炙热蒸发的血滴。


Sam张开手臂拥抱这烈焰,这一刻他没有感觉到痛苦。他听见自己在大笑,因为火焰都乖顺的在他脚下簇拥。


一团洁白的光在火团中间升起,那是一对茧一样的翅膀。舒展开的巨大白色翅膀带着它们包裹着的浑身赤裸的男子漂浮出烈焰,身后的每一片羽毛都似乎在向火团周边的黑暗发出挑衅。


那有着漂亮绿色眼睛的男人抖了一下翅膀,从他头顶上撒下的的阳光里,Sam看到一颗颗硫磺尘埃被抖落。尘土再也沾染不到他。


Dean向Sam微笑,向他伸出手。


Dean就是上帝。


 


Dean身边的男人呼呼大睡,动不动手还会不老实的摩擦几下Dean的腿。


Dean只是把头靠在椅背上试图休息。


他淡粉色的眼睑微微颤动着,就像在做噩梦。


一切都如垮下的天压在Dean的肩膀上。


Dean眼前闪过John少有的几次愤怒的神情,他的导师对他调情的微笑,Chris的咒骂声,最后是Sam的眼睛。


Dean觉得他要吐出来。


现在他只是嘶嘶的吸着气。


“别死,Sam。”Dean牢牢抓住这一个愿望。


如果Sam死了,那这一切都没有意义了。


飞机平静的飞行在漫天星空中。


++++++++++++++++++++++++++++++++++++


 


第六日


 


Dean在芝加哥转机的时候险些发了失心疯。飞机延误十分钟,没有按时到达机场。


Dean不敢看向表,所以他不知道究竟晚了多久。他只在心里记着自己的旅程安排。他告诉自己他一定能在明天赶回去。


世界上最久的无睡眠记录是11天。Dean在网上搜索了这个。今天正好是Sam没有睡觉以来的第11天。


Dean觉得这个数字能把自己吓死,所以他尽量不去想。


如果他赶回去的时候看到的是Sam苍白的尸体…闭嘴!Dean在心里狠狠踢了自己一脚。


“转机到堪萨斯的旅客们请注意…”


“旅途愉快,先生。”机务人员带着轻快礼貌的声音向Dean问候。


Dean只是点了点头。


 


Sam不敢相信自己在Dean气味的包围下竟然安稳的睡了几个小时。


他对自己活到第二天有了更坚定的信心。


Lucifer在墙角里蹲着,没有开口烦他的打算。


于是Sam拿起一本书,开始读。


他读起书来十分费劲,目光总是不能很好的停留在字里行间。所以他动不动又要重读一遍,因为他浏览过了大段文字,却记不得这段究竟讲了什么。


 


我等你回来。


 


飞机落地的时候,堪萨斯正值中午,太阳在人们头上照耀着。钢筋水泥混凝土的味道弥漫在空气里。


刚刚走下飞机,Dean就收到了来自Chris的邮件。在堪萨斯城不远的劳伦斯城北,有一大片拥有白色房子的住宅区。那是一家建筑公司为了标显品牌而建造的,迄今有将近30年的历史。


Dean决定前往这片区域。不管是不是这里,这可能是Dean唯一的希望。


Dean的裤角拍打着他的脚踝,暗黑色的柏油路向上散发着热浪,Dean有些腿软。


他现在需要一辆车。


他知道他在哪里就可以很容易的找到车,可是他不能回家。他不能让John发现他偷偷跑了回来。


于是他快步走向自己知道的最近的租车行。


67年的Impala呼啸上路的时候,Dean第一次觉得他有赢得这场时间比赛的胜算。


Impala在公路上飞驰。


原野滑过Dean的视线,他看不清地平线,也看不清远方。


他能感受到的只有热,热,热。直到那片白色的住宅区出现在他的视野里。


 


Dean把车第三次抛到路边的时候,一个小时他胸膛里燃烧的希望已经消失殆尽。


他没见到庭院里种着树的白色房子。


这里根本就没有人种树。


他们有修剪良好的草坪和灌木,谁愿意费心去种一棵树?


Dean现在突然觉得一切都成了笑话。


他为什么要来这里,瞒着自己的夫妻导师,开着一辆车在一个他从来没有来过的小镇上乱窜。就为了找一个陌生人做梦梦到的白色房子和什么见鬼的树。


Dean觉得自己的脑袋要炸掉。


他拿自己的未来和父亲对自己的信任开了一场赌局,开场的原因就是“我高兴这么做”。


Dean拿拳头砸着车门。


一个拄着行走器的老妇人被Dean的举动吓得停住了脚步。


堪萨斯是全美犯罪率最低的城市之一,在居民区有暴力行为的现象更是少之又少。一个年轻人在这样一片安静的居民区里骂着脏话敲打他的车应该被列入“具有暴力倾向的行为”名单。


Dean愧疚的看向老妇人,上前道歉。


老妇人在他走上前的时候害怕的睁大了眼睛。


Dean一再道歉。


“D…Dean?”老妇人抬起皮肤褶皱手抓住了Dean的手,这让Dean吓了一跳。


“你认识我?”他从来没来过劳伦斯,这里怎么会有人认识他?他努力在记忆里搜寻这个老妇人的面容。


“噢!”老妇人年迈的脸上舒展出一个惊喜的笑容,“孩子,真的是你!你还开着你爸爸的车!”


“对,对不起,”Dean皱了皱眉头,“我想你认错了人。”


“Dean,是我!我是乔纳森太太!你长太大了,都忘了我了!”老人呵呵笑着拥抱Dean。


Dean心里想着会不会这是一个痴呆的老人,如果是这样那就太糟糕了。


“噢,夫人,我不确定…”Dean试图挣脱出“乔纳森太太”的怀抱。


“你过的好吗?前几天我见到John,还责怪他,为什么他一次都没有带你来过。我很想念你,孩子。我还想着你万圣节会带着你弟弟来我家要糖果,可是你们就那么搬走了…噢,真抱歉,Mary的事儿一定对你打击很大。”乔纳森太太像是突然想起什么然后捂住了嘴,没有再说下去。


“搬走了?我们搬走了?”Dean睁大眼睛,抓住老妇人的肩膀,“太太你说我们后来搬走了?我小的时候住在这里是吗?”


“噢,可怜的孩子,你什么都不记得了。你小时候当然住在这里,直到…”老妇人泪眼汪汪的用手摩挲着Dean的脸,“我很抱歉。”


“我们家的房子,现在有人住吗?”Dean问,他的胃别扭地抽搐了一下。


“很久没有人住了,因为后来的租客都说那里闹鬼。房地产商试图把它拆掉过,可是刚刚开工的第一天就有人被砸断了腿。没人再敢动过那里。噢,可怜的Mary…”乔纳森太太沉浸在回忆里不能自拔。


回忆是人对年轻时期的留恋,对过去的留恋,对所有失去了的留恋。


Dean紧紧的拥抱了乔纳森太太,然后钻进车里右拐,向下一个街区冲去。


新的街区出现在眼前,Dean看向一家人歪斜的栅栏,一个站在路口的路标。


他记得这里。


在他的心里,他去往的方向也慢慢清晰了起来。


不偏不倚,那个在火灾后被重刷了的白房子站在那里,白色的油漆微微泛灰,而它的庭前,站着一棵树。


那是这片街区唯一一棵长在居户庭院里的树。


Dean推开车门,没有劳神将它关上。他的心里多多少少预感到了什么东西等待在那棵树下。


他踩着交错的常年没有修建的灌木丛,拔掉歪斜纠缠的杂草树根。


然后他开始挖。


那个东西并不是很难找,只是Dean不知道它是否还会在。


Dean的手在抖,他感到紧张,或者害怕。


终于,土中间露出白色的一角,Dean抓着那一角把它从土里取了出来。


他开始耳鸣。


 


“准备好了吗?”“准备好了!”“Dean你要小心点哦,不要摔到弟弟。”…….“妈妈我把它埋到树底下了,这样春天就会长出许许多多个Dean,许许多多个Sammy,一个Dean和一个Sammy,两个Dean和他们的两个Sammy…妈妈这里也要在‘Sammy’后面加s吗?”…


 


Dean不自觉的后退了几步,颤颤巍巍的坐到了地上,双腿不自觉的抖动着,打乱了他呼吸的频率。


他的手上拿着一张被已经被腐蚀,泛着黄的照片。照片里Mary和John站在Dean后方,Dean的手里抱着小Sammy。


虽然婴儿的眼睛还圆圆的,但是Dean认不错他来来回回画了许久的线条。


太阳慢慢滑落到地平线下,Dean没有动。他只是坐在那里颤抖的看着照片,眼泪弄湿了他的双手都没有回过神来发现自己在哭。


Sam是他的弟弟。这怎么可能。他找到了他的弟弟,他爱上了他的弟弟。


这不可能。


“DEAN!”Dean听见了John的怒吼。


Dean怀疑自己出现了幻觉。不过他还是顺着声音的方向看过去,John站在Impala旁边,夜色里看上去有一千年那么老。


“DEAN!谁!让!你!来!这!里!的!”Dean从来没有见John这么愤怒过。


Dean晃晃荡荡站了起来,颤抖着走了过去。他把照片死死攥在手心里,坚硬的卡纸硌的他有些生疼。


“爸爸。”Dean轻轻吐出这个词。


John几个小时前接到老Tim的电话,说Dean从他的租车行租了一辆车,在填写信息的时候写下目的地劳伦斯。


John以为他的儿子应该在意大利和那帮富家子弟在一起。他扔下手上的活匆匆开车追到劳伦斯,果不其然看见Dean坐在他家的老房子前。Dean不应该来这里,不应该知道这里,John从来没有告诉过他。


“你他妈的为什么在这里!”John向Dean吼道。


“你为什么从来不告诉我。”Dean泪眼朦胧地质问John。


“我以为你好好的在欧洲呆着。你骗我,你竟然敢骗我!”John的狂乱像风一样在他的眼神里乱撞。


“你知道Sammy可能活着是不是。你为什么不去找他。”Dean的声音没有气力,但是十分坚定。


John张了张嘴没有说话。


“你为什么不去找他!”Dean的眼泪七零八落的掉下来,双手紧紧攥着John的外衣。


“为什么?”John眯起眼睛,“因为那不再是你弟弟了。那天晚上我被Mary的尖叫惊醒以后奔进婴儿房。我看见一个黄眼睛的男人往Sammy的嘴里滴血。我看见Mary被钉在天花板上烧了起来。我当时以为我疯了。这是你想看到的?这就是你想知道的?”


Dean一脸震惊但是虚弱的表情,过了几秒他才蹦出了一个单词,“什么?”


John没有答话,他把看上去已经六神无主的Dean推进车里,Dean甚至都没有挣扎一下。Impala被扔在房子前,John现在一心只想把Dean带回家,然后狠狠骂一顿。


父子两人无言。


多数时间Dean都在后座上颤抖,John沉重的呼吸声让他觉得吵闹。


John不需要看见自己的另一个儿子的嘴角也挂着鲜血向他走来,他在噩梦里见过太多次。Dean可以在世界上的任何一个地方,除了这里。


 


到达家门前的时候,Dean才有了微微清晰的意识。


“爸爸,我得去机场,我现在还不能回家。”Dean反抗。


“你他妈哪里都不许去!”John吼着把Dean拽进他的房间,然后反手锁上了房门。


“爸爸!放我出去!爸爸!求你了,我必须要走!”Dean使劲锤着门。


“你一辈子也别想了!”


John头也不回的走向车库。修车能让他平静下来。


 


嘀嗒,嘀嗒。


 


++++++++++++++++++++++++++++++++++++


 


第七日


 


此时时钟已指过12点,在车库睡着的John听见窗户碎裂的声音。


他急急忙忙跑上二楼,看见破碎的窗户。空中飘荡的床单垂到后院草坪上。


“该死!”John骂道。


他正绕到Dean桌前准备拿起电话报警,却看见Dean扔在电话旁的画。


那幅画是Dean随手涂的。那凌乱的线条不是一般Dean在画画时候有的。


他画了他们一家人站在老房子的那棵树前,可是没有把五官画上去——除了小婴儿的眼睛。


John随手翻过画,纸的背面是满篇歪斜狂乱的字迹。


我找到Sammy了。Sammy。弟弟。


John呆坐在床上。


 


Dean穿过他家后院的大草坪,跳过围栏,在黑暗里玩命的跑。


他的背包紧紧贴在他的背上。


街区尽头的黑暗快要把Dean吃掉,Dean满心恐惧,他只有往前跑把身后的一切都留在风里。


Dean的恐惧来自John,但更多的来自Sam。


 


Dean飞奔进机场,啪得把护照拍在值机柜台上。


“DeanWinchester,罗马和堪萨斯的往返票,我需要最早的那趟航班。”他喘着粗气。


就算再怎样早,他也要等到凌晨三点。


Dean慌乱的通过安检拿着机票躲进厕所,生怕John会追上来把他带回家。


Dean靠着厕所的隔板滑坐在地上。终于他哭了出来。


 


嘀嗒,嘀嗒。


 


Dean第一个冲上了飞机。


他的衣服被John拽的皱皱巴巴,上面还有眼泪形成的水渍。他也好久没有睡过觉了,脸上有新生的胡茬。他不知道自己的生物钟是几点。


飞机在跑道上滑行,巨大的噪音仿佛地面在开裂成一个深渊,准备把Dean吞进去。


飞机在上升,Dean把头无力的靠在飞机座椅上。


“我以为我疯了。我看见一个黄眼睛的男人往Sammy嘴里滴血。”“我觉得我有罪,因为撒旦一直跟着我。”“我希望上帝能看到我,这里是里上帝最近的地方。”“那不再是你弟弟了。”


无声的眼泪从Dean的眼角滑落进他的头发。


爸爸,可是我爱他。Dean在心里向John低语。


Sam,别死。


 


嘀嗒,嘀嗒。嘀嗒,嘀嗒。


 


Lucifer留给Sam清静的时间足够长了。


Sam自己心里也清楚的很。他不知道自己还会不会更糟糕,他已经不能再糟糕了。


他咬着牙把自己的目光钉在书上。他已经不在乎自己读的是什么了。


扑通,扑通,他的心跳声在他的耳朵里嗡鸣。眼前的字母就像是长了腿,让他怎样都抓不住。


“扑通。”Lucifer说了一句。


Sam的心脏狂烈的跳了一下,跳的他的肋骨都痛。


“扑通。”Lucifer的嘴角上扬,又轻轻说了一句。


Sam咬着牙不让自己尖叫出来,他手上的书掉落在地上,向上摊开。


DeanDeanDeanDeanDean。Sam在脑海里祈祷着,期盼这个名字会一如既往的为他带来奇迹。


除非上帝觉得他对Sam已经足够仁慈。


Sam的胳膊抱着胸膛,一只手使劲按压着心脏。


这种疼痛让他觉得灵魂出窍,Lucifer每一个轻声的“扑通”都像锤子凿在他心上。


不。


什么东西滴落在他额头上。


“Sam。”他听见Dean轻轻的呼唤他。


Sam睁开眼睛。


Dean就在他眼前的天花板上,睁大眼睛害怕的看着他。Dean晶莹的眼泪混着血液滴落在Sam身上,一个亮点在Dean的瞳仁中放大,最后火焰从Dean的眼睛,嘴巴里冲了出来。


“DEAN!”Sam尖叫道。


Lucifer在墙角里放声大笑,一瞬间,Dean不在了,可是熊熊的烈焰还在燃烧。


Sam慌乱的四下环顾,最终目光落在Dean放在墙角的画。


画里的他身后明亮的光线也变成一团火焰,Lucifer出现在画的阴影处对着他笑。


画里的Sam面部扭曲,他在哭,他又在笑。他的嘴角咧出一个诡异的笑容,“Sam,你要来陪我了。”他说。


“我就是你啊,Sam。”


Sam闭上眼睛,不去听满屋烈焰的声音和Lucifer尖细的笑声,他数着秒数等待Dean回来。


他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坚持那么长时间了。


 


嘀嗒,嘀嗒。


 


你知道当你发烧生病时候的那种感觉。不仅仅是昏昏沉沉。脑子里什么东西一直在嗡鸣。你能听清为你送来药片温水的人的声音,但是好像始终与他们隔了一堵墙。你的声音离你那么远。


Sam恍恍惚惚的回忆着Dean对他笑,“我要给你画画。”他说。


 


嘀嗒,嘀嗒。


 


“孩子,你为什么这么痛苦?”神父问他。


“因为撒旦在我的耳边尖叫。”


 


嘀嗒,嘀嗒。


 


终于,一切在一个点上停了下来。


Sam睁开眼睛。


他的眼前是两条隧道,光明在离他远去。他伸出手想要拽住那束光,可他只是越滑越远。


他听见钥匙碰撞的声音,房门被嚯得打开,Dean冲了进来。


“Sam!”Dean叫道。


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Sam对着越来越小的光点无声地喊。


Sam的瞳孔在扩大。


他伸出手去想要抓住Dean可是他抓不住了。


“Sam!!!”他听见Dean在叫他。


地上的书被Dean踢到一边。摊开那页最上面是Sam没有看清的一段话。


 


Light of my life, fire of my loins.My sin, my soul. 


照亮我生命的光,点燃我情欲的火,我的罪恶,我的灵魂。


 


++++++++++++++++++++++++++++++++++++


 


Sam以为自己沉到了再也浮不出的海底。


可是黑暗里,Sam听见Dean的声音。


 


Sam我去过地狱。关于折磨我略知一二。


那痛苦和现在这垃圾般的现实不一样。


把手给我。


我告诉你什么是真的。


一阵痛感把Sam拖出黑暗。Sam大口喘气。


眼前,Dean握着他的手。


他的手指放在几天前Sam被玻璃割破的伤口上。


我帮你缝了起来,我帮你做了包扎。Dean望着Sam失神的眼睛。


Sam眼前的Dean没有幻觉里那般光鲜,痛苦和岁月在他的脸上留下了痕迹。


Sam刚刚在脑海里看见了Dean,看见了自己。


Lucifer消失不见了。


Sammy,一年前你从地狱里出来了,我把你救出来了。


 


——FIN——




[1]罗马到堪萨斯城似乎没有凌晨的飞机,此处根据剧情需要

评论
热度(22)
  1. 2B222.2画凉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嘺咦嘶哩
  2. BarafundleBay画凉 转载了此文字
    ( ̄^ ̄)ゞ 好结局的SD!
  3. 抱团写手社画凉 转载了此文字
    小男的良心作业!比上次还长!大家鼓掌!

一般吃无差的,写不无差的。


With @六个莓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