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rafundleBay | Powered by LOFTER

Seven Days in Rome: Day One (罗马七日:第一日)

谢谢我亲爱的妹子~(((o(*゚▽゚*)o)))
这是我妹子谁想欺(gou)负(da)请先通(bu)过(yong)我这一关!
认识你和么么是我幸福的一件事,作为一家人真的很开心,我会补上SPN的【表决心】

-岳小男-:

Author -岳小男-


Rating 还没想好会不会升级到R,目前PG-13


Pairing Sam/Dean


Summary 半AU。“Dean”是一个在NYU学习艺术的学生,他来到欧洲进行为期一个月的交换项目。他的行程第三站就是罗马。他在这里遇到了一个年轻人。结尾正剧逆转。世界观关于天主教的部分参照DanBrown的《达芬奇密码》,本篇文章里出现的信息只有部分经过考据。日更保证。


废话 本来觉得这篇文要坑好久了,但是大半夜被一首歌洗脑黑着灯就开始码文。这篇文送给…(是的 我知道我说过要出本子感谢你俩帮我冲锋陷阵for you know what 但是近期不大可能所以QAQ)送给衬衫(考试顺利)还有么么(毕业快乐)。


++++++++++++++++++++++++++++++++++++


第一日


 


修士修女们的素袍拖着地面,头顶上教堂的钟被缓缓敲响。他们刚刚颂完经从教堂里出来,修道院满是匆匆的脚步却安静的出奇,修士修女们大概只有低头行走时不小心碰到什么人才会抬起头,双方互道一句对不起。


特蕾莎修女满手的书掉在了地上。


“噢,神父,真对不起。”她慌忙蹲下身来捡起她的书还有她随身携带的黑色皮面日记本。


神父也蹲下来帮她一起捡。


“那个人怎么样了。”神父把最后一本书捡起来递给特雷萨,和蔼地问道,“你们还每天给他送去食物吗?”


“是的,神父。我们会好好照顾他。”特蕾莎毕恭毕敬的回答。


“那就好,愿天主保佑你,特蕾莎。”神父温文尔雅的与特蕾莎告别。


这只是罗马并不著名的一座修道院,但是里面却住满了天主最虔诚的信徒。


至于那个年轻人,神父在修道院后门的台阶上发现了他。接下来的日子里他每天都会蜷缩在教堂的角落凝视着庭上的上帝塑像。


他告诉神父,撒旦不让他安睡。他耳朵里满是恶魔的声音。


 


Dean在镜子前仔细的整理自己的衣装。他也说不清为什么罗马会让他有这样一种庄严肃穆的感觉。不是因为导师要求他必须要提前交上关于罗马的作业,而是…他也想不出有什么而是。


在罗马这样一个标志性的宗教城市,走到哪里都好像上帝的眼睛在俯看着你。


Dean决定先去离他最近的那个教堂逛一圈。它看起来并不是多么有名,不过只要有座位,有神像就好。Dean不是个信徒,他只是想去给天堂的母亲Mary和小弟弟Sammy报个平安。


人们说教堂是离上帝最近的地方。Dean希望也是离天堂最近的地方,这样Mary和小Sammy就能听到他对他们低语。


他们在Dean四岁的时候死于家中失火。Dean被父亲抚养长大。


Dean在昨晚到达罗马的时候就已经给父亲去过电话,老John乐呵呵地说儿子一定能画出最棒的画,甩那些哈佛学生几条街。


John不是在鼓励Dean,而是真真切切的如此期盼。


学艺术的学生都花销不菲,而John只是一个普通的机械工。Dean的学费很大一部分来自Mary婚前得到死后又留给父子俩的那份遗产。Dean需要他的导师分给他的奖学金。


Dean笑着说爸爸你快去把手上的机油擦干净再打电话,要不然电话弄脏了你又要拿水洗了。


John在另一头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却把额头抹黑了。儿子你快休息吧,咱们之间有时差。明天要记得去教堂祷告一下。


Dean“嗯嗯”答应着,然后道了晚安挂断电话。


 


现在Dean走进了教堂的大门。他看见前方座位上有一本不知谁丢弃的经书。他走到那个座位上,拿起那本封面脱落只靠几根线连接着的红皮圣经,草草翻了一下。


Samuel。扉页上写着。那行字迹很乱。


Dean小心翼翼把书放到一边,他想应该是哪个修士遗忘在这里的,自己还是不要多碰的好。


然后他合起双手,闭上眼睛。


“嘿,妈妈。我在这儿。我在罗马。上次你看见我还是在爱丁堡的圣玛丽教堂里呢。妈妈你想我了没有。”他小声说,声音微微颤抖。


“uh…Sammy,Sammy他——”


“Sammy是谁。”一个沙哑的声音在他背后响起。


Dean吓了一跳。祷告这种事情十分私人,他不想让任何人听到。而且更别提带着执念向跟死去的人聊天这种祷告。


Dean的血液从脖子冲到了耳根。他满脸怒气的扭头看着身后的这个苍白的年轻人。


“对—对不起,我只是好奇。”年轻人的眼眶红红的一片,一脸要哭却哭不出来的样子。额头侧方还有些轻微擦伤。


Dean看着他可怜兮兮的样子顿时怒气消去了大半。


教堂是信徒和可怜人呆的地方。Dean十分确信他身后这个年轻人属于后者。


他叹了一口气。他从未在他自己的祷告中被什么人打断过。他突然有种想要倾诉的感觉。他希望什么人听听他的故事然后拍拍他的肩膀说一切都会好,然后他俩会握手道别,迈出步子之后此生再也不会见到对方,只是多了在酒吧里跟友人们的谈资,在谁沮丧的时候拿出这个故事然后说“嘿,哥们,你看,有人比我们过的惨多了。”


Dean把身子扭了回去。过了一时半晌之后开了口,“Sammy是我死去的弟弟。”


他身后的年轻人打了一个激灵,他本来以为Dean不会跟他说话了。


“我很抱歉。”那个年轻人清了清嗓子,仿佛费了很大力气回答他。


Dean想起在他刚刚进门的时候,这个年轻人就坐在角落里。他身上披着土黄色的毯子,他自己还穿着土黄色的外套,手里端着一杯温水。完全不会被来去匆匆的游客注意到的样子。


于是Dean又好奇的转过身来。


“你…你叫什么名字?”Dean问他。眼前的年轻人憔悴不堪。


“Samuel。”他没说姓。


Dean觉得没准这就是他记得自己名字的全部了。


“这本书,是你的?”Dean指着刚刚被自己推开的破烂的红皮圣经。


“是的…哦谢谢。”Dean把那本书递给了这个叫Samuel的年轻人。


“我是艺术项目来欧洲学习的交换生,我没想到我会在教堂碰到一个说英语的人。”Dean礼貌的微笑着,心里琢磨着或许他找到了要画的对象。


“艺术?那真不错。”Samuel打起精神来跟Dean聊天,Dean想没准自己是第一个愿意跟他聊天的人。


“没准你会允许我,让我来画你。”


Samuel脸上闪过一抹虚弱的笑容,“如果你愿意的话。”


“哦,我忘了介绍我自己了,Dean,DeanWinchester。”Dean向他伸出手。


Samuel听见Dean名字的时候猛然颤抖了一下,Dean害怕这个人会在他眼前突然晕过去。


“你这是怎么了?”Dean终于忍不住向他抛出了他最想问的问题。


“我已经四天没睡过觉了。”


Dean惊异的瞪大眼睛,“有失眠问题就要去看精神医生,你就在教堂里坐着怎么行。”


Samuel摇了摇头。


“是Lucifer。Lucifer在我耳边尖叫。他不让我睡觉。”


Dean知趣的收了收手臂,放弃了画画的念头。他不想被一个神经病缠上。


Samuel往前倾了倾身子。


“撒旦在看着我。他无处不在。”


Dean感觉他颈后的汗毛都竖了起来。


显然,放弃大好的城市不去探索,在一个小教堂里跟一个疯子聊天是他这段时间以来最坏的主意。


 


<To be continued>



评论(1)
热度(24)
  1. 2B222.2画凉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嘺咦嘶哩
  2. BarafundleBay画凉 转载了此文字
    谢谢我亲爱的妹子~(((o(*゚▽゚*)o))) 这是我妹子谁想欺(gou)负(da)请先通(bu)

My lover is far beyond the galaxy.

With @六个莓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