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rafundleBay | Powered by LOFTER

【超蝙】A LINE OF LIGHT/一线之光【6】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灵感来源

 

一个AU,未剔除超人超能力,另一种超人被迫掉马甲的经历。

 

CP:Clark Kent/Bruce Wayne

 

NOTE:小时候在小巷里布鲁斯看着爸妈死去而摔了一跤,他的大脑不愿意相信光明,于是他在黑暗中生活了二十年,直到他碰到光明之子,他又能看见了。

 

WARNING: 瞎掰


【6】

韦恩大宅之下有一个非常大的洞穴,布鲁斯曾经从家中花房的枯井中掉落下去,由此发现了这个存在于韦恩大宅东南角的空洞。那个空洞中塞满了黑暗中的夜行人,这导致韦恩很长一段时间里,都做着蝙蝠的噩梦。直到他的噩梦被珍珠项链和枪所代替。

布鲁斯站在洞穴中央,水声哗哗的从他耳边流过,他对着阿尔弗雷德大叫:“阿尔弗雷德!”

阿尔弗雷德正吊着着攀岩的绳索在头上的洞顶:“少爷,你再叫一声我可能就散架了。”

“阿福,”布鲁斯笑起来,“哦,你才不会。”

灯光打开的时候布鲁斯抬起头,整个洞穴明亮如白昼,阿尔弗雷德正从洞顶落下,并抱怨道:“少爷,我要求加人身保险。”

“我每年都给你投了,”韦恩原地转了一圈,似乎在感受光线,他随即上前,扶住阿尔弗雷德,“今年也没有忘记。阿尔弗雷德,你看,这是天然的隐蔽所,即使被发现也绝不会觉得是韦恩花花公子做的。”

阿尔弗雷德面色沉重,他解了身上的安全绳索,道:“布鲁斯少爷,容我提醒你,在没有观察过的恢复中都可能会有这样那样的不测,况且您告诉我的另一件事情我虽然极力反对,但是您还是要做,就更加危险。”

布鲁斯眯了眯眼睛,他的视力越来越好,尽管仍旧像有着800度的近视,但是布鲁斯已经能分辨阿尔弗雷德的身影:“阿福,我们说过这个了。”

“是的,是的,”阿尔弗雷德说,漫不经心,“这就是为什么我反对您。您总是在最后决定的时刻告诉我。”

布鲁斯叹气,他摸索着走了两步,碰到手边遮盖着不知道什么东西的塑料布,那个东西比他高半个身体,挨着洞壁,默然静立,布鲁斯猛地一拉,沉重的塑料布摩擦着金属的声音在洞穴中响起,出现在阿尔弗雷德和布鲁斯眼前的八个电脑屏幕呈两行排列,布鲁斯把那块布随手丢在地上,坐进了显露出来的椅子里。

“阿尔弗雷德。”布鲁斯叫道,“我说过,克拉克之所以成为超人,不仅仅是因为他与生俱来的超能力,他的想法……”他顿了顿,似乎在回忆,“我的确受到启发。从前我碰到一位老师,他从我身边擦肩而过,对我说‘直面黑暗本身,让惧怕成为你所行走的力量’我觉得那是醍醐灌顶。”

“所以你在克拉克少爷走了的这一周里坚持要折磨我这把老骨头,就是因为克拉克少爷。”阿尔弗雷德说,“我希望克拉克少爷的千里耳好了,好让他关心关心我这把骨头还能撑几年。”

“阿尔弗雷德!”布鲁斯几乎在怪笑,“这件事也并不难,你只是太担心了。”

“希望如此,”阿尔弗雷德拍拍身上的灰,“那么,请您容许,我要去为您准备下午茶了。”

“我再待一会儿。”

“希望我待会儿能够找到您,而不是看您在哪里失足跌落。”

布鲁斯眯着眼看阿尔弗雷德的身影走上不远处的台阶,他又转过椅子面对着电脑,摸索了一会儿,启动了它。那刺目的光在布鲁斯看来都是柔和的,好似他心中那个距离,离克拉克越来越近。

 

 

克拉克回到自己大都会的公寓的时候发觉一切都井井有条,桌面上甚至没有一丝灰尘,他随即意识到这是谁做的,嘴角勾起来的时候,又想到布鲁斯离开的背影。

他是很固执,他承认。

关于超人需不需要救人这一说上,他固执、冥顽不化,他期望能做到更多,而不仅仅只是惊恐的藏在四处偷偷地窥探阴谋。他也的确没有恢复,氪石剩下的影响还在每日针扎似的游弋在他每个细胞里,而超人,没有人知道他还活着。

布鲁斯一直是对的,他该留下来恢复,该好好的修养,还有尚恩和其他人在,超人暂时是不需要的。

 

克拉克站在自己的公寓的阳台上,恢复了一些的视力让他穿过层层高楼看到那块不知道什么时候又被立起来的、巨大的、灰色的、属于超人的衣冠冢。今日又正好下了雨,墓碑前有很多把黑色的雨伞,那些雨伞的缝隙间,还有许多束白色的花。

布鲁斯应该看看,克拉克想,我只是希望能将哥谭变得更好。

为了你。

克拉克心里道。

 

他回到星球日报的第一天就被露易丝·莱恩,他的同事,好好的“数落”了一遍,克拉克看着露易丝声泪俱下的控诉她有多么担心他,只好答应下次如果还有什么哥谭韦恩的小道消息她第一个知道。

莱恩说:“克拉克,我看起来是会要这些东西的人吗?”见到克拉克点头,露易丝气急败坏,“好吧好吧,小镇男孩。”

在他和露易丝投入到各自报道里去之前,莱恩问:“你谈恋爱了?”

克拉克紧张地摇头:“不,露易丝,这实在是诽谤。”

露易丝笑了笑,她做了个噤声的动作,狡黠地眨了眨眼:“哦,克拉克,你知道你瞒不过我的。不如你请我吃饭,告诉我是谁,我就不追究你消失的近两个月。”在等到回答以前,莱恩就匆匆走了。

克拉克听到佩里叫露易丝的名字,他坐下来,想了一会儿布鲁斯在做什么。

 

 

在克拉克回到大都会一周零三天以后,韦恩庄园的房门终于被敲响。布鲁斯不能说他有多期待这是克拉克,毕竟阿尔弗雷德每天都在他耳边抱怨----适可而止的那种抱怨----他也希望克拉克回来,但是布鲁斯不觉得自己应该是先低头的那一个,原因大部分还是因为他并不觉得坚持自己的立场就是他做错了。

布鲁斯并不觉得他要求克拉克多休两天的假期是错误的,也并不觉得他做的决定瞒着阿福是错误的----毕竟他最后还是告诉了阿福----克拉克?克拉克他给自己加诸身上的压力太重,他欣赏并敬佩超人的想法,所有的想法,但是这并不代表他会和超人站在一边。

布鲁斯打开门,他模糊看到个人影,比他高一些,那个人先是沉默,然后才开口:“嘿,布鲁斯……”

韦恩所有的暗自懊恼和自责突然在听到克拉克的声音的时候烟消云散,也许这是超人的魔力,布鲁斯想,就像一束温暖新鲜的阳光照进漫漫长夜,驱散了寒冷和绝望:“嘿,克拉克。”他说。

 

“克拉克少爷,很高兴你终于来找布鲁斯少爷了。”阿尔弗雷德说,在看到布鲁斯把克拉克带进来以后,“你要知道在你不在的这一周里,我这把老骨头快被布鲁斯少爷折磨……”

“阿尔弗雷德!”

“噢,我想起我还煮了茶……”阿尔弗雷德面不改色的转了个话题,“如果你们允许,我得先去看看了,两位少爷。”

克拉克笑了笑,他问:“布鲁斯,你做了什么?”

“什么都没做,”布鲁斯说,他带着克拉克往他们之前做检查的房间走,“你看,阿福总是爱夸大事实,明明他才是那个老在我耳边念你有多么好的人。”

“你吃醋了?”克拉克问。

“什么?”布鲁斯转过头,他眯起眼,能让他稍微看得清楚一些,“不,我没有。如果你想要阿福,他可以去你家当管家。”

克拉克大笑:“布鲁斯,别这样,你就是吃醋了。”

布鲁斯脸上浮起一个被人戳穿的恼怒的表情:“克拉克!”

克拉克看了他一会儿,停了笑,说:“嘿,布鲁斯,对不起,我的意思是……我不应该就那么一走了之的……我知道你是好意……我那天确实是……”

“不,克拉克,应该说对不起的是我,”布鲁斯说,他想那些什么原则什么想法都见鬼去,“我不该把我的想法强加在你身上……但是你知道……”

克拉克举起双手投降:“是是,我知道,我确实没恢复,我确实不该……这就是我今天来找你的原因,布鲁斯,之前并不是超人忽略哥谭,而是哥谭并不欢迎超人……”

布鲁斯打开门,听到他说话,也停下来,心里隐约有了想法,但是他在等克拉克说出口。

“我希望能把哥谭也……不……我的意思是……我希望哥谭也能让超人来……”克拉克说,他字斟句酌,看着布鲁斯的脸色,“你知道吧,正义联盟,我们可以再派个人……或者是我来……来看着哥谭……我希望你能过得好一些,布鲁斯。也许别人听起来很自私自利,但是初衷是因为我想你过得好一些,并不是因为什么拯救世界的巨大的不切实际……”

“克拉克。”布鲁斯打断他,他抬起头“看”着克拉克的方向,说:“谢谢你。”

克拉克嘴角挂起笑来,他抱了抱韦恩,韦恩也回抱了他。

“在你恢复好以前,哥谭只能暂时有人看管,”布鲁斯说,他想,以后我会接管哥谭的,“哥谭不比大都会海滨城中心城,它很特殊,也很混乱。我并不想看到你的那个小分队在哥谭造成不可挽回的混乱……一切都要暗中进行,可以吗?”

克拉克说:“当然,布鲁斯。”

他们在门前拥吻。

【tbc】

热度: 27 评论: 2
评论(2)
热度(27)

一般吃无差的,写不无差的。


With @六个莓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