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rafundleBay | Powered by LOFTER

【P/N】假日重逢/A Sunny Day

【一发完】

CP: Peter Burke/Neal Caffery(斜线代表攻受)

Summary:Peter Burke只是随处散散心也能碰到Neal Caffery。

Notes:接的是第六季大结局,会有对P叔和EL的改动。



Neal Caffery在巴黎呆的第二年,他找了几个女朋友,没什么真心的,分分合合,聚少离多。他每每坐在他巴黎的房间里,都会想念纽约。

想念纽约的天气,纽约的街道,纽约的汽笛声,纽约的朋友们。但是那也只是想一想,他诈死逃过FBI逃过追踪脚环逃过过去的生活逃过Peter Burke,很糟糕,他一直想,他爱的到底是纽约,还是在纽约的Peter Burke?

其实Neal辗转听到很多关于Peter的消息,他虽然在巴黎,却也知道Peter最终还是没去华盛顿,给他消息的人说是因为Peter想留下来,觉得纽约更熟悉,更有人情味。Neal嗤笑一声,觉得这只不过是Peter的某个情结。他很久以后才知道这个情结就是他,这是后话。

接着他的线人和他说Peter和Elizabeth分手了,和平离了婚,原因不太清楚,但是那个孩子是跟着EL的,Peter每周都会去看他,一个名叫Neal Burke的小帅哥。Diana却去了华盛顿,理由是家里人不愿意她和孩子分开太久,他们White Collar组分分合合,竟然只剩下Peter和Jones。

Neal不禁唏嘘,他时常觉得Peter好像就在身边,冲他笑着拿出自己的警徽,要逮捕自己回去,这个时候Neal每每都想转身跑开,再眨眨眼,眼前就没有Peter Burke了。

Peter那么聪明,肯定已经知道他诈死,就是Neal很遗憾的不知道Peter有没有因为他死而哭,Neal叹了一口气,想不出这188的大个子哭起来的样子,直到他看到Peter Burke坐在医院走廊长椅上失声痛哭的录像,他在屏幕这头隔着几千公里,无数个日月,也哭的像个傻子。

我他妈有病,Neal心想,爱了一个毫无回应的人。

直到他真的在巴黎再次见到Peter Burke。

Peter Burke穿了一件皮夹克,不知道是不是原来的,松松垮垮的落在他肩膀上,看起来脸色有点苍白,嘴角却仍旧挂着薄薄的微笑。他只身一人,在巴黎的街头驻足,惹得路过的火辣美女们都纷纷回头看这成熟稳重的帅哥,猜想是不是在等某个幸运儿冲进他的怀抱。

Neal Caffery站在Peter Burke的三百米开外,动弹不得,他抬手揉了揉眼睛,怀疑又是自己的幻觉,直到Peter Burke毫无察觉的重新走了起来,Neal Caffery才有了一种真实感,却太过模糊,太过朦胧。

曾经有个纽约他们破案时抓的那个Fixer说过,说Peter Burke是“Untouchable”的,他温柔如水,又硬如磐石,十分完美。Neal自觉自己配不上他。但是那个人还说过,叫Peter Burke小心他,小心跨过那条线,他们就再也回不了头。

等Neal意识到的时候,他已经不近不远的跟了Peter三个街区,Peter很像在找人,碰到单元或者酒店都会停下来看一看,有些他会进去,很快就会出来,有些又不会,Neal怕跟丢,但是又十分好奇Peter来干什么。找我吗?Caffery难得自恋的想了一下,随即又否定自己,怎么可能呢Neal Caffery?他一定是来办案子的。

等他跟着Peter回了Peter住的宾馆,Neal才出来,进了一家Peter曾经进去过的宾馆。

宾馆看起来富丽堂皇,Neal走到前台,问:“请问你白天见过我一个朋友吗?他大概188,黑色夹克……我和他走散了没有他电话……”

柜台小姐笑眯眯的回他:“找人。那位先生,但是没有照片,他说他找的人和您差不多高,浅绿色眼睛,最容易被美女吸引……先生……您的朋友好像就在找您……”

Neal Caffery被当头棒喝:“谢谢……我会尝试再联系他……你知道他出门往哪儿走了吗?”

柜台小姐说:“他出门右转了。”

Neal失魂落魄的走出大门,左转。



Peter Burke意识到自己爱Neal Caffery的时候为时已晚,Mr.Caffery送了他一份有史以来最大的骗局,骗得他在医院走廊里失声痛哭,从没有那么绝望失意过。

他回去和EL坦白了这件事,EL一副“不出所料”的表情,率先一步提出和平分手,孩子归她。Peter和她约法三章,每周也算能见到他的小Neal。

多亏了Moz,他在Neal假死的一年以后意识到Mr.Caffery真的没死,在Neal给他剩下的那个集装箱里笑得情不自禁。但是就这样他也没打算找回Neal Caffery,毕竟Neal Caffery终于有了自由,他孑然一身,干干净净,去了巴黎。Peter不想再给Neal添什么麻烦了。爱嘛,放手嘛。

直到两年后他出警受了伤,伤在左胸口,和心脏擦肩而过,躺了一个星期才能勉强站起来,新换的Boss还比较欣赏他,送了他两个月的假期。Moz自告奋勇要给他包机票出去旅游,到了机场他才知道是送他去巴黎。

巴黎啊,太过浪漫,太过虚幻,不适合Peter Burke。

但是他却忍不住了,他落地以后休整了一天,就想出来碰碰运气。他想见Neal,想知道他近况,之前远在纽约,现在近在咫尺。

Peter到处打听的时候知道有人跟踪他,但是他身体不太允许他现在和什么心怀不轨的人打斗,所幸那个人在他回去以后也回去了,Peter Burke走了一天,觉得伤口隐隐作痛,却什么消息都没有打听到。


第二天Neal也去蹲点守着Peter,Peter早上九点出的门,也是那样一家一家询问。Neal不知道这是什么心情,有些雀跃,又有些害怕。生怕美梦破碎以后就是不堪丑陋的真相,他在Peter Burke面前自行惭秽,觉得自己并不值得这一切。

Neal觉得自己像个跟踪狂,跟着Peter找他的足迹又走了一遍巴黎,他不禁觉得Peter褪了他FBI的那层身份的压抑之后变得愚笨,竟然妄图用双腿找到Neal Caffery。

但是Peter自己不觉得自己这个办法有什么不好的,如果用FBI的资源,反倒会露出什么端倪,万一带给Neal其他的麻烦就不好了。总之他时间很多,走走也行。

Peter颓然的想着,也许Neal Caffery不在巴黎,也许他早就去了其他欧洲的国家。他这么失魂落魄,追逐的也是一个虚无的影子。Peter这么出着神,转过街角的时候抬头就看到了一个小孩站在马路线上哭,离他三五步的距离,眼看着就要撞上绿灯过来的汽车,Peter下意识冲了上去,抱着小孩就地一滚,躲过一辆,大步跨过人行道,把已经吓得不再哭泣的小孩子放在地上,温言问道:“小姑娘,你家里人呢?”

小孩子喘过气来,又哇哇大哭,点头又摇头,Peter想站起来,一阵头晕目眩,他才发觉自己左胸一阵绞痛,想可能是伤口裂开了。Peter伸手摸了摸心口,衣服有些润,应该是血流出来了。他低头看着哭的撕心裂肺的小女孩,突然又想到Neal,想到他找不到Kate那会儿也是像个爱哭的小屁孩,Peter回忆起那会儿居然笑了,薄薄的嘴角勾起一个弧度,他摸了摸小女孩的头,说:“不如叔叔帮你找个警察叔叔问一问好不好?”

小女孩紧张又难过的看着他,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他的手太温暖,或者话语太温柔,小女孩扑上前,抱住他的大腿,慢慢止住了抽泣。

Peter安慰她直到警察来把她带走,这小姑娘不肯离开Peter,也不说话,就在Peter腿边和警察捉迷藏,Peter笑笑,说可以和她一起去警察局,警察千恩万谢,带着他们去做了登记。

晚点小女孩的爸妈来了,看着小姑娘就哭,小姑娘也哭,三个人温馨幸福的抱在一起,那爸妈感谢Peter非要给钱,Peter摇头谢绝,问:“那你们能不能帮我留意一个我的朋友,比我矮一点,长得很帅,浅绿色眼睛,爱戴帽子。”他给夫妇两递上他的联系方式,夫妇两个保证说看到一定会联系,Peter点点头,和他们作别。

再出警察局就是傍晚了,Peter流了半天的血,里头衬衫浸湿了大半,他头重脚轻的走了半天,进药店买了纱布消炎水和绷带,又慢慢的走回去。

进电梯以后Peter扶了扶额头,快关上的时候进来了个人,一边道歉一边关门,Peter摇摇头,他抬起头,怀疑自己失血过多出现了幻觉,面前站着跟他道歉的不正是他来巴黎找的人。

Peter瞪着他,他也瞪着Peter,Peter问:“Neal?”

那个人回:“先生,我不叫Neal。”

Peter再眨眨眼,以为真的是幻觉,可还是Neal Caffery那张英俊的脸,Peter伸手抓住对方的肩膀:“Neal……”他没力气的喊了一声,里头藏了些许的请求,“Neal……”Peter眼前一片极速的火光炸裂,从炫目的白到令人沉睡的黑暗中去。


Peter醒的时候他也不知道是多久,他躺的不是自己的床上,耳边传来医院特有的检测心率的滴滴声,他转了转头,发现床边有人在睡觉。

就凭那个后脑勺,他也知道是Neal Caffery。

Peter沉默的看了一会儿,Neal先醒了,他先眯着眼起来摸了摸Peter的额头,恍然觉得有什么不对,再清醒过来的时候,就看到Peter抓着他的手,盯着他。

Neal不敢在病人面前嚣张,就和Peter互相看着。

“不叫Neal哈?”Peter先开口,声音又涩又哑,“那天跟着我的就是你。”一个肯定句。

Neal眨眨眼,觉得自己怎么回都是错的,于是继续保持沉默。

“Neal……”Peter说,他喘了一口气,“你真的还活着……我很……很高兴能再见到你……”

Neal看着他憔悴苍白的脸,回到:“我知道,我也很高兴见到你,Peter。”

Peter勉强的勾了勾嘴角,问:“我睡了几天了?”

Neal:“一晚上而已。”他顿了顿,又问,“你的伤是怎么回事?”

Peter说:“之前出任务的时候不小心弄到的,我没事,上头给我……”

“不小心弄的?”Neal声音高了些许,“Peter,如果你不告诉我,我就立马送你回纽约。”

Peter笑了,他这几天来的第一个真心笑容:“谢谢你,Neal。”

Neal摇头叹气,想抽回手又怕伤到Peter。

他想起下午跟着Peter,看他救了人,送去警察局,他也远远的跟着。看到他从警局出来脸色就不太好,还去了药店,Neal鬼使神差的跟着他进了电梯,没想到接到Peter倒下的身体的时候手中一片濡湿,伸手一看才是血。Neal从没有这么后怕过,他抱着Peter就往外跑,脑子里都是那次Peter受到牵连中毒的样子,不敢相信如果他再迟一点,Peter Burke就再也不存于人世了。

这次也是一样。

Neal Caffery大部分改邪归正以后的疯狂都给了Peter Burke。

从急救室出来,Neal才听医生说,是伤口裂开了,因为中弹的位置很敏感,必须好好休息,说再迟一点他就不仅仅只是昏迷了,失血过多还有可能会死。

Neal也顾不得什么身份保密理论了,他只想要Peter活着。

“我没事,”Peter拍拍他的手背,收回了右手,“休息几天就好了。”

Neal懒得理他,伸手按了床头的铃,把医生叫进来检查。医生边检查边唠叨:“先生,您半个月都别想剧烈运动了,年纪也不小了,请爱惜点身体。Mr.Moreau,麻烦您多看着点你的朋友。”

Peter听得唠叨头昏脑涨,在那儿只知道点头。

等医生走了,Neal才坐下来,Peter先开口:“Moreau?”

“Victor Moreau。”Neal从善如流。

Peter:“这是你故意的还是?……”

Neal说:“巧合。之前我和Moz找了一个朋友,他是这方面的专家,他给我取的名字。”

Peter说:“如果Moz也能见到你……”他说到一半停了下来,“他早就知道了……该死……”

Neal说:“别怪Moz,他也没来巴黎的,你是第一个。”

Peter勾勾嘴角:“如果我现在能起身,一定给你个拥抱。”

Neal也笑了:“就像在佛得角一样。”

Peter微笑:“就像在佛得角一样。”他笑了几秒钟,或许只是下一秒,他眼里难得的、不常见的流露出怀念,“你这个骗子……你差点就骗到我了……”

Neal摇摇头,他叹了一口气,语气有些沉重:“Peter你知道的,这是一劳永逸的办法。我想留下……我也想留下……但是我永远不可能留下以我自由之身……”他耸耸肩,“Moz说的对,他感受到过你们之间的友情,这种氛围,是让人沉迷,让人想要留下,但是我们不一样……Peter……我是个……Peter你干什么?…………”

他剩下的话都没淹没在一个吻里,Peter Burke的吻里。

Peter从床上撑起身,伸手抓过他的领带,给了他一个吻。

Neal不敢反抗,一方面是考虑到对方是个病号,另一方面,说实话,他想这个吻,如同他想Peter Burke一样。这一幕也许曾经在他梦里出现过,又或者在他两年的思念里出现过。Peter吻的浅尝辄止,但是却持续了很久。直到Peter实在有些支持不住了,才放开他,重重的倒回了床上,龇牙咧嘴的说:“Neal Caffery你这个混蛋。”

“喔喔,我要申明一下,我并不是耍流氓的那一个,”Neal赶忙检查Peter的伤口,不出所料包裹的纱布又浸出了血,他没好气的说,“你能不能等伤好了我们再……”话音戛然而止,Neal抬头,看到Peter似笑非笑的表情,“你差点就又把我套进去了。”

Peter说:“我刚刚什么都没说,怎么还能怪我?”

他们笑了一会儿,Peter说:“如果Moz和你有联系,那么你也知道我和EL……”

“我很抱歉……Peter……”

“不,应该是我,”Peter说,“说对不起的应该是我。”他直直的看入Neal的眼里,“我猜你知道我……我……”

Neal:“我不知道。”

Peter难得的结巴了,顿了顿,他说:“这次是你抓到我了,Neal。”

Neal狡黠的笑了笑,问:“抓到你什么了?”

Peter说:“我爱你,你觉得你抓到我什么了?”

Neal觉得自己一定是在做梦,他抓着Peter的手,听他说他爱他。他想了好多年,居然梦想成真了。

Neal一时间不知道该回什么,他只知道看着Peter,Peter先反问他:“这种时候我是不是应该得到什么回应?”

Neal激动得难以置信,他俯下身,吻了Peter。

Peter嘴角漏出一个笑意,热烈的回应了他。

爱情啊,真是美好得不切实际。



他们从来没有这样坦诚直白的在一起过。在纽约那会儿是你追我赶,你画我猜。这会儿坦白了心意,说什么好像都觉得轻轻松松。

Peter剩下的住院时间都在Neal讲他的巴黎艳遇和Peter讲小Neal Burke的糗事中度过了。Peter感叹Neal手艺又长进了不少,至少他现在每天能变着花样吃饭。Neal就在一旁笑,顺便给Peter一个热吻的机会。

时间匆匆忙忙,转眼Peter就出院了。

Neal带他去自己的住所,和纽约的那个装修得很像,Peter坐在餐桌前欣赏Neal画的画,装作懂行的赞叹不已,Neal在一旁做饭翻白眼,并嫌弃两句Peter的评价。

Peter突然发问:“你会和我回纽约吗?”

Neal说:“不会。”干脆得就像在心里自问自答排演过很多次,“你知道的,Peter,你在这儿只是个梦。”

Peter说:“是吗,那真是个真实的梦。”

Neal摇头,浅绿色几近透明的瞳孔中流露出一些伤感:“从第一天我们见面你就该知道,这不会是我和你剩下的生活,Peter,我们不会一辈子在一起的。”

Peter沉默的看着他,疾言厉色的反驳道:“不,Neal,这不是你逃避的借口。”

Neal反问:“那你是要放下一切和我住在巴黎吗?那你也永远回不去纽约了。”

Peter说:“如果我有办法呢?”

Neal摇头,显然不相信他。

从前是Neal相信Peter太多次,而Peter也不负他的期望,他们配合完美默契,就像演练过千百遍。

现在不一样了,现在Neal Caffery是美国土地上的一个死者,纽约的亡魂,漂泊无依,居无定所。他不可能再活着回去,尽管他挂念纽约。

“我已经辞职了,”Peter说,就像在讨论天气一样的稀松平常,“上头也同意了。我不再是FBI了,Neal,我只是一个普通人。”

Neal震惊的看着他:“你……你为什么……”

Peter说:“我不想再失去你,而且我是真心的。我问你跟不跟我回纽约,是希望你能见见Neal Burke……和……”

他们都知道和谁,和那些不能提及,难以再见的朋友们。

“可是Neal还小……他需要……”

“我可以每周飞回去陪他,”Peter说,“而且你准备在巴黎住一辈子吗?考虑换个地方吗?”

Neal笑了,他把锅里的鳕鱼翻了个面,问道:

“你想住哪里?”

【END】

















热度: 89 评论: 6
评论(6)
热度(89)

一般吃无差的,写不无差的。


With @六个莓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