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rafundleBay | Powered by LOFTER

【wondersteve】Reborn/重逢【上】



CP:Steve Trevor/Diana Prince

Summary:史蒂夫的灵魂还记得戴安娜。

Warning:电影ww世界。就只想看他们谈恋爱。


【3.0】

又来一次?

戴安娜在大都会的大街上碰到一个青年,青年戴着兜帽,在和她肩膀相撞的时候说了声对不起。戴安娜不动声色,回了句亲切的没关系。

但是她钱包不见了,她知道。


在她漫长的生命里,和史蒂夫·特雷弗的某种短暂的碰撞火花中她得到某种启迪般的真言,人类不值得她,这她母亲希波吕忒说过,而史蒂夫则将更深层的真相剥离给她看,却又让她得以知道人类的本质。

她在这么多年的学习中逐渐明白了那些偷窃、殴打的罪恶并不是她为之奋斗的目标,而某一对夕阳下牵手的老年夫妇,笑容可掬的热心邻里,才是她,戴安娜·普林斯,亚马逊的公主,值得为之拯救的人性某一方面。

当然,最值得她拯救的还有一个原因,不过是她的史蒂夫拼了命为世界留下的那点和平的遗产。


所以戴安娜准备跟着那个人,过一会儿也许说教般的讲道两三句便可以作罢。

但是她刚刚转过身,便看到了“史蒂夫·特雷弗”。

柔软的金发在空气里随着人类的举动摇摆,偷她钱包的青年被“史蒂夫”拉着,两个人正理论些什么。

无论多少次重来,戴安娜笑了笑,自己仍旧像个初恋的小姑娘对着那张“特雷弗先生”特有的面容脸红心跳。


上一次她碰到他还是几十年前,那位史蒂夫一直叫她“Angel”,直到后来他们分开。本来那就是一次时空穿越拯救人类的必要办法,只是戴安娜独自一人的时候没想到会碰到史蒂夫,另一个史蒂夫。

他们拥有一样的面容,甚至一样的笑容,戴安娜救起那位的时候想,本来她应该悲伤,但是喜悦,重逢的和未完成许多事的喜悦突然攫住了她。她随着史蒂夫前往前线,听他叫着那位史蒂夫不不曾叫出的一个名字。

My Angel

戴安娜爱着那个腔调,她在那些年的日子里无时无刻不盼望着的声音重新在她耳边诉诸情话,尽管她知晓这并不是史蒂夫,但是她又不可否认的觉得在神,或者说她的父亲和母亲,宙斯和希波吕忒之间,灵魂,是主导并且对人类生生不息产生至关重要的东西。

史蒂夫曾觉得那是她的某些天真不切实际的幻想,虽然某种程度上说她确实找到了阿瑞斯,也认清了自己几乎会和天地一般寿命的生命长度,但是她仍旧相信神话,并且在最初的一段艰难的时间里不惜去往失乐园也要找回她挚爱的灵魂。

这是徒劳。

但是在遇到第二个史蒂夫以后,她又相信了。

那块美好的,几乎完美,又温柔体贴的灵魂确确实实重生了。就在她的面前,耳鬓厮磨间,道出这一令人喜极而泣的真知。

只是他们注定分离。

戴安娜在回来以后算了算日子,算到还赶得上史蒂夫最后的日子,她四处打听,央求黑衣服的盟友为她寻找,最终在见到他似而言一瞬间老去的面容里,她放声大哭,伏倒在男人的膝上,因着陪伴的不完整,或者说她又一次错失良机,男人无措的拍着她,抱着她,哄着她,那颤抖且被时间侵蚀的声线里仍旧残留着令她熟悉且安心的东西,戴安娜和他告别,并且在对方诧异的眼睛中信誓旦旦的说:

我会永远永远的找寻你。

有多少史蒂夫·特雷弗,就有多少戴安娜·普林斯能找到。

戴安娜确实一刻未曾停歇,但是她也无法预知冥界所循环的规律,等待,所幸她最不缺的便是时间。


她终于又再次见到他。

小偷被迫交出戴安娜钱包的时候,史蒂夫·特雷弗接过来了。

他很远便注意到这个偷偷摸摸的小贼,只是看着年纪尚小,又偷了一位女性的钱包,史蒂夫想给他一个教训,或者说另一个机会。于是史蒂夫把人放走了,并且仅仅只是充分发挥了他在CIA运用于严刑逼供的一小部分,便吓得对方瑟瑟发抖,发誓好好做人。

史蒂夫接过那个钱包,里面倒是很轻,他拿起来摇了摇,抬头就看到一张好奇的脸。不去过分形容美貌,史蒂夫只觉得自己匮乏词汇描述那一瞬间的冲击,仿佛对方走到任何地方,都是最美的一张脸,过分美丽,而又带着天真的些许神情。

“你……”史蒂夫结结巴巴,脸红心跳。

“我钱包里没有证件,只有一张卡。”戴安娜说,她的欢喜之情快要漫溢,但是她只能和他重来。一瞬间她仿佛又回到了天堂岛的时候,她跪坐在岸边,好奇的摸了摸她从未见过的另一性别的脸庞。

“啊?……哦……哦……对不起……我,我不是有意的,我只是,只是,想要还给你,没想到……”史蒂夫差点咬到舌头,他语无伦次,把钱包在手里捏出汗,又递给对方,“我……我……”

戴安娜笑了:“男孩,不如我请你喝杯咖啡,感谢你帮我找回这个钱包?”

史蒂夫立刻拜倒在那双褐色的眼睛里,他仿佛看到一片深海,暗涌将他窒息般的吞灭。而又有一双温柔的手,重新将他拯救。



“戴安娜,”戴安娜说,他们坐在咖啡店里,戴安娜点了一杯咖啡,一份冰淇淋,史蒂夫只要了白水,“戴安娜·普林斯。”

“史蒂夫·特雷弗。”史蒂夫说,“普林斯小姐,我……”

“叫我戴安娜。”戴安娜打断他,“戴安娜。”

史蒂夫从善如流:“戴安娜,请叫我史蒂夫。”

戴安娜笑一笑:“史蒂夫,谢谢你今天帮我找回钱包。”

“总不能眼睁睁看着小偷抢走这么美丽女士的钱包对吧?”史蒂夫目不转睛,又疑心自己是否在对方眼里显得轻薄,“这只是小事,戴安娜。”

戴安娜挑眉:“是吗?”

正巧此刻甜品上桌,戴安娜揽过冰淇淋的杯子,大吃了一口,面上显出满足的神情。

史蒂夫笑了:“你喜欢冰淇淋还是所有甜品?”

“冰淇淋,”戴安娜说,她一口接着一口,“你不喜欢?”

“为什么要喜欢?”

“它是天下最好吃的东西了,”戴安娜说,她眉眼弯弯,嘴里包着一块,神情像极满足的小孩,她认真的说:“入口即化,冰爽可口。”

史蒂夫哈哈大笑:“戴安娜,你为什么不开一个冰淇淋店?”

戴安娜兴致缺缺:“美不应该最朦胧的时候最好吗?如果我知道怎么做它,那我会对它丧失兴趣。”她又怂恿史蒂夫,“那你是做什么的?史蒂夫,你尝试开个冰淇淋店,我做你的美食评价,肯定名利双收。”

史蒂夫大笑,他已经忘记上一次自己如此放松是什么时候了,他轻快的回:“戴安娜,你怎么知道我不是开冰淇淋店的?”

戴安娜眼睛睁大了:“那你是吗?”

史蒂夫愣了几秒,他摇头:“不,戴安娜,我不是。”

“哦。”戴安娜又低下头,“那你是做什么的?”

史蒂夫张了张嘴,随即又像发现什么似得闭上了,过了几秒钟不到,他小麦色的脸庞涨得通红,几句细如蚊音的话从他嘴缝里溜出:“我……是个……特工!…我的天啊!我为什么会这么说?”

戴安娜却笑了:“真言套索,强迫你说出所有事实。”她抬起手晃了晃一条发着金光的绳索的一头,而在这之前史蒂夫发誓没看到任何发光的绳索。

“真言……什么?!”史蒂夫顺着绳索往桌子下看去,发现另一端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系在了他的脚踝上,在感到不可思议的同时又觉得这句话分外耳熟,“戴安娜……你得和我说实话!”

戴安娜说:“这就是实话。你住哪里?”

……

史蒂夫·特雷弗几乎是从那个咖啡店跑出去的。



“不,戴安娜,没有什么延长寿命的办法。”蝙蝠侠布鲁斯·韦恩,他和对面的神奇女侠正在严肃的讨论着一个方案,那个方案竖立在他们之间的桌子上,漂浮在半空中,显示于透明的投影上,“那是个意外,你还会找到他的。”

戴安娜看着半空中那个虚拟的身影,着迷的一动不动。

布鲁斯叹了一口气。

“听着,戴安娜,”布鲁斯说,“特工的危险比你想象中的大,而且那个任务是有人从中作梗,你已经帮他报仇了不是吗?”

戴安娜的眼睛动了动,她虚浮的目光似乎在盟友的脸上停了停,终于开了口:“可是我们才刚刚认识不久。布鲁斯,你知道最令人失望的是什么吗?即使重来这么多次,他也依旧如金子般发光。”

“……”布鲁斯似乎叹了一口气,他起身走到女侠的旁边,静默的站在她背后。

“重新看到他的时候我仿佛又回到当初懵懂之时欣喜的拥有一切,而最后给予我的不过又是另外一张黑白的照片。”戴安娜伸出手,她把虚拟的投影搅出涟漪,“你难道没有想过吗?布鲁斯,你们也横亘着无尽的时间差距,他如果失去你,你觉得他会放弃如我这样看到的希望吗?”

蝙蝠侠不语。

他们都知道“他”是谁。

“戴安娜,”在过了不知道多长时间以后布鲁斯先开口,“我和克拉克谈过这个问题,首先我还不会英年早逝,人类寿命虽短,却还有几十年可共同度过,你妄图弥补的并不是永生,而仅仅只是这短短几十年对吗?”

戴安娜不置可否。

在第三个史蒂夫·特雷弗逝去以后,戴安娜已经迷惑于自己的执着,如果不是遇到她,也许至今他的生命轨迹还在行走,划出另一道光,而她只是一个外来者。

若是再次等待几十年,戴安娜自己都不确定能否等下去了。

于是当她再次看到史蒂夫的时候,疑心自己看走了眼。毕竟这个“史蒂夫”看起来和上一个一样,而且这距离上一个史蒂夫逝去不过月余。

戴安娜站在巴黎的卢浮宫那块透明的地标前,史蒂夫·特雷弗从另一边随着人群缓慢走过来,这是旅游旺季,史蒂夫似乎只是只是一位排队的游人,当他看到戴安娜,他在人群中欣喜的挥手。

戴安娜站在原地。

“戴安娜!”史蒂夫不知说了多少声抱歉,才从人流中挤到戴安娜身边,“先什么也别问!和我走!”

他一把抓住戴安娜的手,往外跑去,戴安娜感受到真实的温暖,不禁微笑。


【TBC】











标签:wondersteve
热度: 62 评论: 7
评论(7)
热度(62)

My lover is far beyond the galaxy.

With @六个莓球·